巴登-巴登第七轮:西线没有改变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有人可能会猜想赛会指导斯文-克诺尔斯对棋手有什么希望。更多的胜负局?曾经的年代拥有太多的“血雨腥风”。有人会想到1970年在莱顿的比赛。斯巴斯基以2胜10平的战绩获胜,而当诺12盘全和获得第二。

今天轮到梅尔取胜了

今天的决定性比赛来自于同一国家的两个选手之间。梅尔凭着典型的德国式迂腐和谨慎,意识到了自己在残局中的小优势。

梅尔-弗里德曼

29.Bg5 h6 30.Bxe7 Kxe7 31.e3 Kd6 32.Rc4 Nc5 33.Rxb4 – 走出了迈向胜利的第一步-赢得了一兵.

33...Kc7 34.g4 g5 35.hxg5 hxg5 36.gxf5 exf5 37.Rb5 Rb1 38.b4 Nxa4 39.Rxf5 Rxb4 40.Rxg5 – 另一个重要的局势转变发生了-白方出现了一对相连的过路兵。白方用象对抗马这点让黑方的防守更加困难。 

40...Nc3 41.f4 Kd6 42.Kf3 Rb1 43.Bd3 Rd1 44.Bc4  Rh1 45.Re5 Rb1 46.e4 b5 47.Bd3 Rb2 48.Rg5 b4 49.e5+ Kc5 50.e6+ Kd6 51.Bc4 Rb1 52.Re5 Ke7 53.f5        b3 54.f6+ Kxf6 55.e7 Kxe5 etc等等. 1:0.  梅尔第一次获胜。现在没有赢过棋的就是还在争取的弗里德曼,和曾想象过“蜘蛛人”可能在伦敦成功打败超级巨星,在直布罗陀胸有成竹,但在这里却没能在7盘中赢过一盘的亚当斯。

亚当斯的面容显示了他的努力,但胜利却没有来。

头号种子和比赛领先者并没有避免和棋趋势. 

 

照片链接: 1, 2, 3, 4, 5

文:谢尔盖-金

 

text-align:justify;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