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索里的秘密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文: 尤里-阿维尔巴赫

在伊斯坦布尔有一个古老的国际象棋手稿。写于1140年。

这部手稿里包含了200个局面。以下这个局面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什么垃圾?你也许会这么想。

王和后对黑方单王。任何一个初学者都知道如何在这个局面中将死对方。

不要这么着急!你要知道,古代的国际象棋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是不一样的。

在沙特兰兹里(一种棋的名字) .后只能挪到临近的四个斜线格子里,前后都可以。

而菲尔簪(后的古老名字)以前是一个弱子,是无法与王一起将死对方的王的。

但也可以通过吃掉对方所有棋子来或者,这种情况在沙特兰兹里被成为“裸王”。如果只剩一下一个王,那么对局就结束了。那就说明以上的局面不能出现在沙特兰兹里。一定有问题。

你可能会问。这样一个局面有什么意思呢?

回答:标题与此有关联。

这个局面非常古老,而且极难解开。每人,甚至阿尔-阿迪也不能,甚至不能说这个局面到底是和棋还是白方赢。

"如果我不拿出解决方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解出这道题"

这是阿斯-索里在手稿里增加的文字。

阿斯-索里! 历史学家非常熟悉这个名字。不止历史学家知道。阿布-巴克尔-默罕默德-宾-加西亚-阿斯=索里出生于9世纪末。

他住在巴格达,于946年死于巴士拉。祖先是中亚的一位王子,他是政治家,诗人,文学家和历史学家。他写的关于伊斯兰时期的诗和阿巴斯王朝的房子幸存的历史至今仍被人所熟知。

除此以外,阿斯-索里还是一个伟大的棋手。他写了两本关于国际象棋的书籍,但未能流传下来。我们只能从其它资源得知这一信息。

在他的时代他是绝对的冠军,起码是阿拉伯国家的冠军。

你怎么看阿斯-索里写在手稿上的话?他是在自夸吗?或者他没有?

当我发现阿斯-索里的局面中有一些错误,我特别失望,因为我非常想要解开它。非常幸运,我想到了一个类似的局面:

 

白胜。问题在于如何吃掉对方的菲尔簪而达到“裸王”局面。 

这个局面被阿尔-阿德里研究过。记得阿斯-索里曾谈到过阿尔-阿德里。阿尔-阿德里在远早于阿斯-索里的年代生活在巴格达。他是卡利夫皇家棋手并本认为是第一个用阿拉伯语写国际象棋书的人。他的作品也没有流传下来,但我们从其它手稿中摘录了一些:

手稿的作者称第二个局面是阿尔-阿德里的创作。他给出以下取胜招法:

1.Ke6 Kf4 2.Kf6 Kg4 3.Kg6 Kh4 4.Qg5+ (after 4.Kh7 Kh5 draw) 4...Kg4 5.Qf6 Kf4 6.Kf7 Kf5 7.Qe7 Ke5 8.Kg8 Ke6 9 Qf8 白胜.

我前面提到,阿斯-索里胜过的年代在阿尔-阿德里之后,所以他看过所有阿尔-阿德里的局面。

他找到了一个高雅,简短的解决方案:

1.Kf8! Kf5 2.Kf7! Kg4 3.Kg8 Kh5 4.Kh7!

读者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楚斯文克局面。黑王必须撤退,于是白方获得胜利。

你难道不吃惊吗? 也就是说楚斯文克(原是棋题研究者们于19世纪末发明的德文)I在一千多年前已经是众所周知了。

因为阿尔-阿德里的局面,我开始想阿斯-索里的局面兴许也是类似的,关于王和后的局面。但黑方的菲尔簪要放在哪?看起来菲尔簪应该是在a1.

 

很明显白方有机会取胜,但该轮到谁走呢?

很简单。在手稿当中说:如果白方先走,三步赢棋,所以应该是轮到黑方走棋。

顺便说一句,如果想要证明局面是正确的,我们要先能够使白方刚好三步赢棋。让我们来证明一下吧:

  1. Ka2 Kd3 2.Qb4 Kc4 3.Qa3.

我们是对的,这个局面是正确的。并没有矛盾。

很久以后我在前苏联的塔什干找到一个类似的局面,是阿布尔法斯(11-12世纪)写的。

现在我们可以尝试解决阿斯-索里的局面。伊斯坦布尔的手稿中提到:

“黑方没有其它的走法,只能挪动他的沙赫(王)到自己菲尔簪的格子里,距离红方菲尔簪一个马的距离”。如果走到其它的地方他就输了。然后红方的沙赫走到自己菲尔簪第四个格子里。

书稿的作者做了如下注释:“现在解答完毕,一半是因为它很长,一半是因为阿斯-索里为此非常自豪。”

顺便提一句,我们可以看到阿拉伯手稿中的棋子不是像今天一样的黑白棋子,而是红色和黑色的棋子,因为当时用的是红色和黑色的墨水。

首先我把原稿上的招法翻译曾为我们现在的记录方法。

这很简单。

1...Kd5 2.Kb4 Kd6. 

现在我们要证明阿斯-索里的话,1...Kd5 is 是唯一之着。

如果1...Kd3 那么 2.Qb4 然后3. Ka2赢棋. 

如果走其它招法, 那么 2.Ka2. 一切都解决了!

现在我们必须找出针对 2...Kd6的正确招法。

 

我们来试一下 3.Qd2 Kd5 4.Kc3 Ke4 5.Kc2

 

一开始我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但过了一会我发现唯一之着 5...Kf3!. 

如果6.Kb1 就 6...Kc2 7.Qc1 Qd1 于是轮到白方被楚斯文克.

于是我尝试再次进王.

3.Kc4 Ke5

 

4.Qb4 Kd6!

我没看到其它任何走法. 在4...Ke6 or 4...Ke4 5.Kb3 Kd5 6.Ka2 Kc4之后,白胜.

5.Kc3! Kc6

如果5...Kd5 就 6. Kc2 Kc4 剩下的都很简单了: 7.Qa3 Kb5 8. Kb1 Ka4 9.Ka2 etc.

6. Kb3 Kb5 7.Qc3 Kc5 8. Kc2 Kc4 9.Qd2 白胜. 

看起来我似乎有一个答案了。但同时我有种感觉,觉得这个答案有些问题。我一直怀疑像阿斯-索里这样的老练棋手因何会对这一答案评价如此之高。

我决定再仔细检查一遍。

为什么,比如,在3.Kc4 之后应该走3...Ke5? 我试过3..Ke6

 

在4.Qb4 以后我发现一步好棋; 4...Kd7!! 

如果5. Kb3, 黑方可以走 5...Kc6! 6.Ka2 Kb5 和棋. 而如果6. Kc3 就 5...Kd6! 结果相同.

也就说明了我的第一次尝试并不成功。

于是我决定以现代的方式解决阿斯-索里的问题-I- 对应格 method of corresponding squares.

 

图中很清楚的显示双方的王目前在对应格上。d7对应c4;  d6-c3; c6-b3. 

 我们可以以字母来标记这些格子。走Qb4白方不能占据对应格。于是我决定走王。

4.Kd4 Kf6

 

当我把王放在f6格以后,我的记忆告诉我曾经见到过类似局面,我查看过伊斯坦布尔手稿后果然发现这一局面:

 

白胜。这个局面的答案是1.Kg6 Kg8 2.Qd2! Kf8 3.Qc1

现在双方王向回跋涉,白方的王速度更快.

3...Kc7 4.Kf5 Kd6 5.Kc4 Kc5 6.Kd3 Kb4 7.Kc2 Ka3 8.Kb1 黑后无处可逃.

于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想到了把这个局面转换到阿斯-索里的最后一个局面中。这很容易做到。

白方: Kd4, Qc3

黑方: Kf6, Qa1

我立刻拿起比来开始写:

5.Kd5 Kf7 6.Ke5 Kg7 7.Ke6 Kg8 8.Kf6 Kh8. 太棒了!

就好像别人用我的笔在写一样。

现在我们解决了阿斯-索里的问题,对此更有了话语权。由于黑方被挤到了h8格,白方走9.Kg6!就赢得了对应格的战斗。这样看来国际象棋棋盘实在是太小了!g6的对应格应该是i9,但它并不在棋盘里。

那么答案本身呢?他不令人吃惊吗?两个王从一个角落跑到另一个角落。这是一个天才的创作。我并不知晓现今哪个残局研究带有这样的想法。

老实说,当我第一次读到阿斯-索里的话时,我觉得他是在自吹自擂。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他绝对有权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