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文字:弗拉德-特卡切夫

                                                                                                                                                                                  图片:艾瑞娜-斯特潘纽克

                                                                               历史

尤里-阿维尔巴赫在国际象棋历史中是另类的棋手,是由很多世界顶尖国际象棋棋手组成的黑帮的首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弗:据我所知,您对国际象棋的起源有非常有意思的见解。

尤:故事是这样的:首先,你得有闲暇时间才能下棋。当原始人类四处为饮食奔波的时候,他的闲暇时间就非常少他得为自己抵御野兽和打败敌人花费很大力气。在畜牧养殖出现之后,就变成了家畜分担大部分劳动而你可以坐下休息。我不是在别的地方,而是1986年在尼泊尔发现这一点的。当时他们正举行青年运动会(Spartakiad),其中包含两个种类的智力比赛:国际象棋,在尼泊尔被称为“智慧的移动”,和他们国家的传统项目“跳虎”。什么是跳虎?它包括四只老虎,二十只羊和一个正方形棋盘。每一步并不是照着格子走,而是沿着交叉点走。只有二十只羊都在棋盘上的时候,羊才能走,而老虎捕羊就像跳棋一样是靠跳的。很明显这是个非常古老的游戏。在我去印度的一两次旅程中有了第二种想法。公元前二世纪大米开始在印度种植。它的特性是:当大米几乎成熟的时候,还需要再等三天它才会完全成熟,但这三天是十分危险的,因为鸟可能会把米叼走。那时村里所有的人,包括男人,女人和小孩儿都会一起出动。那么,他们能做什么呢?于是他们就想出了一种游戏,与恰图兰卡非常类似,我这么说是因为它也是由四个兵种一起参与。棋盘是五乘五的。这使我开始思考国际象棋是如何在那里兴起的。

弗:这是你自己的观点,还是别人之前提出过?

尤:没有人提出过。另外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相信如果没有希腊人的话它也不会出现,因为印度的哲学对意愿没有给与自由支配权,而是命运决定一切。你的生活状况决定了……你知道关于转世轮回之类的。

弗:它决定了你是变成一朵花还是一些讨厌的!

尤:是的,正是这样。所以它必须找到一种充满自由意志的文明。

于是希腊人登场了。我开始寻找他们与印度人之间的联系。我发现从公元后二世纪到四世纪,印度有一些地方的钱币上印有两种语言梵文和希腊文所以可以推断统治者是希腊人。但是印度人为什么要开始下国际象棋呢?事实上在亚历山大大帝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国家而在其死后又四分五裂之后,印度开始遭受中亚各部落的侵犯。所以为了和游牧民族打仗,印度被迫学习战争的艺术。以下谈到关于他们的传奇故事基本上可以说明这一点:曾经有一对父子生活在一起。在父亲死后,儿子被告知周围全有敌人,要做好防御准备。

关键是他不知道怎么准备。然后一个智者发明了这个新的游戏。

弗:所以国际象棋是为了模拟真实战争而设计的?

尤:对,正是这样。而且当国际象棋进入到伊朗之后,它就专门被用于对年轻王子在战争艺术领域的培训。我还从印度带回了一句谚语: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不能下国际象棋的君主!他怎么能管理他的国家?”

弗:这句话是谁说的?

尤:阿尔达希尔一世,虽然他生活在一个国际象棋还没出现的时代,这好像也是他唯一的贡献。

弗:一两年前我在chessbase网站上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具体的讲解了国际象棋起源于中国的理论。我的理解是,您对此表示怀疑,对吗?

尤:是的。问题是在中国象棋的最初版本中,棋子都是被限制的。但最重要的是它们也缺少自由意志,而国际象棋的主要原则就是用理性赢得胜利。

弗:就是对中国来说天意决定一切?

尤:是的!他们用磁铁来预测战争的结果。我支持大多数人都同意的国际象棋起源于欧洲的看法,因为我没有看到任何从中国人来的据有说服力的反论。然而,这并不是说,他们绝对是错误的。

弗:按照你的研究,国际象棋真的是五世纪末在印度发起的?

尤:不久前在1985年,一个名叫伊尔斯的英国人出版了一本书,他在书中指出在七世纪之前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国际象棋的信息,而剩下的仅仅是推论。这才是真的。

.弗: 所以关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对其他一些资源的解读吗?

尤: 是的。一种解读,或者更类似于对那些资源的释义。例如,基本上来说大家公认的第一个证据是戒日王朝,诗人巴纳写了一首相关的诗歌。它被成为《戒日王的一生》,他当时的写作时间在公元640年左右,一切都很平静,而且“只有在蜜蜂采尽花蜜之后,它们之间才会彼此争吵,只有在文章中才会出现断脚,而且恰图兰卡已被摆好在八条盘棋上。”

恰图兰卡的构造是四队不同的军队,而八条盘棋是种八乘八的棋盘。诗歌里的语境是棋类历史研究的主要相关点。

弗:我曾读过几次关于棋类占卜的重要性,以及你可以如何通过它来预测未来。这是真的吗?还只是其中一种说法?

尤:这已经是二手的了。

弗:例如,双陆棋的下法已经使它的目的非常明显了。

尤:不是的,虽然它在双陆棋中非常明显,但在国际象棋中却并不一样。你知道税务局在威廉一世之后的英国被称为什么吗?棋盘的会所。

弗:我看到过,是“国库”?

尤:威廉一世做了什么?他表述了他对国家中一切财产的所有权:牲畜,土地,水,等等。从而体现了收税的必要性。

弗:换句话说,一个人的所有财产都被反应在一个被划分成黑白方格的表格里,并依此来计算税收?

尤:除此之外,当处理事务的长官和纳税人之间有发生冲突后,它也是依据。最有意思的是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被称作“国库中的男爵”,而且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把棋盘所得的收入用于自己的军队中。与国际象棋没有任何关系,重要的是国库。

弗:是的,在所有诺曼底人说法语之后……

尤:当然。

弗:那么克罗地亚国旗与您刚才所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又:关于克罗地亚我还不能说什么。另外还有一件事--可能你会笑--就是出租车司机因此收到了西洋跳棋。

你有没有看过赛车?要注意看!旗子是国际象棋!

弗:留在收税人手上的旗子?

尤:并且传给了裁判!

弗:啊!很漂亮!

尤:我看着这些东西只是纯粹出于消遣:一些东西的起源是什么,以及是如何开始的?例如,这里有个简单的问题:“热狗”这种说法是从哪儿开始的?

弗:我自己很喜欢这些问题,但我却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尤:我可以很简单的跟你解释一下:汉堡里的香肠在德文中的单词是“heiß rund”,意思是“热的和圆的”。有个人口误把它叫成了“heiß Hund”。“Hund”是狗的意思。就是这么来的!

弗:而德国移民又把它带到了美国!

尤:“Dollar”这个词又从何而来呢?

弗:不知道。

尤:从“taler”来。在中世纪的欧洲使用最普遍的硬币是奥地利泰勒。后来又变成“dollar”了。还有一个:“Academy(学院)”一词从何而来?

弗:我记得我看过这个:当柏拉图从流放之地回家之后,他开始用当地一个神的名字“Akademos”来描述他遇到他的学生的地方,好像是……

尤:完全不对!

Akademiu是他们坐下聊天的那个花园主人的名字。所以你看真的是非常吸引人!

弗:对这些东西我自己也真的非常着迷。

尤: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lebezit”(一个俄语词,意思是“讨好”—Why Chess注)Ich liebe dich”。我有一次跟一个教授一起坐火车旅行,他给我介绍了俄语中脏话的历史,我听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以及““sharamyzhnik”(“寄生虫”—Why Chess注)是从哪儿来的cher ami”。这是俄语中非常有意思的特点难以置信数量的舶来词由于某些原因在这里附带上了侮辱的意思。例如,简单的波兰词语“zmiotki”的意思是“东西”。但对我们来说是抹布的意思:“把你的抹布拿走!”
 

弗:回到象棋历史,你不分享象棋起源的神秘观点吗?

尤:不是的,我始终使用科学和数学的方法去研究。

弗:我听说在阿拉伯安达卢西亚的大学里有国际象棋课程,最美的马苏巴斯(在阿拉伯和一些中亚国家对现代国际象棋课程的古代模拟—Why Chess注)比油画还要流行。我总是想去理解这些人的思维特点,以及当他们看到这些位置时所产生的想法。

尤:我说不上来。总之,关键在于欧洲第一本关于国际象棋的书是卡斯蒂利亚君主,阿方索十世所写的论著。

103幅插图能让你想象出当时在西班牙有多少阿拉伯人,基督徒和犹太人。当然这些计算并不能与统计数字百分百吻合,但是他们给出了一个大概的关于这三个群体相关人数的概念。顺便说一下,在西班牙国际象棋的现代样式以及后和象现在的走法是在哪里兴起的?

弗:我读过你的文章在十五世纪的西班牙,一群非常聪明的人决定要改变比赛规则,其中一人甚至还为此作诗一首。

尤:是的。为了表达对伊莎贝拉-卡斯提尔的尊敬,他们把比赛命名为“Juego de la Dama”,她也一样狂热,把哥伦比亚送给了美国,并且把犹太人从西班牙驱逐出去。而且顺便提一下,她比她丈夫斐迪南的权力大得多。当伊莎贝拉嫁给他的时候他还不是王,但她已经是王后了。因此别人后来提到她,都说最后是她统一西班牙的。(尤里洛夫维奇曾认为由于这个原因,在十五世纪的西班牙作出了让后成为最有权力的棋子的决定,以无所不能的王后伊莎贝拉作为原型。--Why Chess注)。在她的统治下最后的阿拉伯领土格拉纳达和科尔多瓦也不复存在了。西班牙人已经出版了专门针对这一主题的一系列丛书。

弗:你觉得在西班牙南部的某个地方在格拉纳达或塞尔维亚的图书馆里还仍然会有阿拉伯人留下的一些国际象棋资源吗?还是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毁了?

尤:当然,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在收复失地运动之后所剩的寥寥无几了。基本上说有三本书:一本是法兰克斯-文森于1495年出版的,第二本是刘易斯-拉米立兹所写的,第三本是佩德罗-达米阿诺写的,这本是在1512年在罗马出版的。这三本书都是由从西班牙被驱逐出境的犹太人写的。所以他们所受的遭遇对他们对国际象棋的传播来说是种讽刺。

弗:当参赛双方是洛佩兹和,好像是,格列柯……

弗:是洛佩兹和列奥纳多。后者是意大利人,以他的外号“小孩”著称。这是在1475年国王菲利普二世的朝廷上。

                                        斐奇诺集-“西班牙朝廷上的国际象棋比赛” (1886)

弗:那么,很显然他们当时比赛的奖金金额不菲。如果换算成现在的货币会是多少钱?

尤:毫无疑问一定是很大一笔钱。重要的是当时的参赛者不用交税和献礼。

弗:当时的国际象棋主要棋手在朝廷的地位是与占卜巫师或乐师类似吗?

尤:基本上一样。甚至有一个传说:当有人提出对花之美的赞赏时,哈利法艾尔拉回应说:“是的,花朵确实十分美丽,但是阿斯-索里mansuba要更加美丽。”阿斯-索里在当时自然是出众的。我甚至把他称为中世纪第一个特级大师。他是其他所有人的头和肩膀。

弗:当我在您的文章里读到“如果在15世纪没有发生革命的话,我们今天可能就无法下棋”的时候,我感到无比欣慰。所以改革对它的存留是决定性的。我觉得国际象棋当下的状况非常的类似,如果没有改变我们就会像其他比赛,语言甚至文明一样很容易的枯萎。您同意吗?

尤:是的,绝对是这样。首先,有一个笑话:“谁想出了共产主义,科学家还是老百姓?”“肯定是老百姓,因为如果是科学家想出来的话,那么他们一定先在老鼠身上实验过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你得尝试!!!

有些想法能够实现有些就自然消逝了。例如,在战争之前有种名为“ShakhBoi”的游戏(“战棋”—Why Chess注),特色是其中包含大炮,机关枪,坦克和一切你可以想到的。在莫斯科的文化休息公园中有三种棋类游戏:跳起,国际象棋和战棋。

弗:战棋的规则是什么呢?

尤: 我从没有下过所以我也不知道,但有些人真的非常喜欢下。总的来说,国际象棋自身已经证明了自己非常顽强的生命力,因为当波斯被阿拉伯占领之后国际象棋在伊斯兰教中造成的冲突,很多伊玛目认为这个比赛应该被禁止。

弗: 是因为国际象棋可能会导致赌博和诱惑吗?

尤:是的。它甚至被认为和玩儿骰子或双陆棋一样。当时制定了一些特殊的规定,好使逊尼派可以继续下棋:在比赛中避免骂人,不要忘记宗教义务,不要公开或为金钱比赛。国际象棋后来在欧洲也遇到了麻烦,但它又一次的抵制住了它们。在沿袭了拜占庭宗教的俄罗斯,比赛广为流传,虽然在那里对待比赛的态度非常严格。换句话说,国际象棋的生命力是很的,而且它仍然需要人们的开发。

弗:您觉得应该如何解读这种独特的生命力呢?

尤: 比如,也许机会博弈只会吸引一类人,但国际象棋会吸引各种不同类型的人。作为一个教练,我把棋手划分为六组。第一组是“踢场的人”,就是我之前称之为“杀手”的。这是卡斯帕罗夫,鲍特维尼克,费舍尔和科尔奇诺伊。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不仅是打败他们的对手,更是要粉碎他们。把他们踢出去。

弗: 瓦解他们?

尤:是的,当然。第二组是斗士,会拼尽全力但不一定非要击倒对方。这是布龙斯坦,卡斯帕罗夫,我不过是把他放到两个组里面,和拉斯克一个典范。第三组是运动员,对他们来说国际象棋就跟网球一样。这是卡帕布兰卡,盖丽斯,尤伟,而且还能算上克拉姆尼克。

弗:卡尔波夫呢?

尤:不。卡尔波夫是个纯粹的棋手。第四组是那些尽全力下棋的人。杜拉克?为什么不呢?这就是卡尔波夫。雅诺夫斯基也属于这组。

弗:塔尔?

尤: 塔尔符合两个组别斗士和艺术家。但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组:研究者和艺术家。对艺术家来说,在乎的不仅是赢棋,更是赢棋的方法。

研究者,同时也是把国际象棋当做思想美食的那些人。

这就是塔拉什,和我。

还有很多这样的人,虽然在最后两组中还没有人得过世界冠军。

弗:您可以举一些艺术家的例子吗?

尤:雅诺夫斯基罗索里摩西玛津。

弗:布龙斯坦是不是也属于呢?

尤: 你知道的,说到布龙斯坦就更加复杂了。有些人一生都在演戏,如果你接触过演艺圈你就会略知一二了。

弗: 他扮演的是艺术家?

尤:是的,他扮演的是这个角色。例如,斯巴斯基总是扮演艺术家的角色。我认识演艺圈的很多人,我能看得出来他在演戏!

弗: 而且在这点上卡斯帕罗夫也很有可能有长足的发展?

尤:我不知道。我没有从这个方面研究过他。无论如何,很多公众人物,比如,塔尔和斯巴斯基在台上比赛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在1962年埃里温的USSR冠军杯结束后的宴会上,在轮到斯巴斯基发言的时候,他说:“我想大家一起举杯,不单为伟大的棋手,也为大赛的安排,我最谦虚的邻居!”他提到所有人都在喝酒,而那个人在喝水。之后他在继续说话前停顿了一下:“……为我的朋友和他的笔记本干杯!”

弗:所以他是克格勃的人?

尤:当然是的。在当时是个炸弹!所以这对你来说是对表演的典型揭露!

弗:您说国际象棋在十五个世纪中存留了下来,是因为它吸引了一大群不同种类的人。问题出现了:为什么它会对他们产生吸引力?

尤: 每个人都会在国际象棋中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弗:是因为棋子和招法的变化?

尤:招法,棋子和在棋盘上的状况。

弗:总之,你觉得国际象棋进入俄罗斯的主要通道是哪里?是通过拜占庭还是波斯?

尤:通过花剌子模和可萨,虽然没有证据我们的考古学家在后期找到了当时的年代。

弗:你是说维京人所保存的东西。

尤:是的,可萨人并没有留下什么,因为伊铁尔(可萨的首都—Why Chess注)被淹到了水下,离阿斯特拉罕不远。

弗:你觉得由查理曼大帝引发的,并且延续到今日的真人版国际象棋的流行背后是什么?

尤:当然,这是场表演,而且这总会吸引人们的目光。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在五十年代,当我们的俱乐部出现资金问题的时候,有个人找到我们并且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挣钱的渠道。那么,谁会拒绝呢?他需要组织用真人代表棋子的大型活动的权力,而且他承诺给我们一大笔钱。结果是可容纳一万六千到一万七千观赏者的冰宫,成为了斯梅斯诺夫和鲍特维尼克的比赛场地。当时是我安排的,我也是主裁判。关键点就是当棋子离开赛场的时候,代表它们的艺术家就会按角色演出。我们当时邀请了。。--一个顶尖团队。我们当时在列宁格勒的“Burevestnik”体育馆也接纳了好几万人,但是最多人数的比赛是在第比利斯四万两千人,当时对局的是布龙斯坦和彼得罗相。

弗:这些大型活动为什么停止了?

尤:总组织者得罪了一些重要人物。戏剧工作者联盟有一个大事件部门,所以好像他们的风头被偷走了。其中涉及到大量资金,最后那个人因为一些事情被捕了,而且被判了六年有期徒刑。

弗:他叫什么名字?

尤:爱德华-温拿。他并没有服完刑,而是很快就去世了。在1967年有个案子,对他的指控表述如下:“爱德华-温拿聚集了一个黑社会团体,其中包括勃特威尼克,斯密斯诺夫,彼得罗辛,布龙斯坦,阿瓦巴克,克尔科诺一,塔尔……”

弗:这是很棒的一次资金上的成功吗?

尤:每个人都赚了很多,但结局很糟糕。

弗:之后有没有人重提这个建议?

尤: 没有,很多人都想过:为什么?在任何情况下国际象棋都是受欢迎的!

弗:这是我们今天不会再遇到的问题了!

尤:是的。(大笑)这种问题不会再出现了,虽然在那之后现存的国际象棋仍然在被使用。

弗:但好像现在棋盘上的棋子本身并不是很有趣。甚至密兹凯维奇(十九世纪一个伟大的波兰诗人—Why Chess注)都描写了棋子们是唱歌跳舞离开棋盘的。

尤:当然,这是戏剧!你需要讲故事。偶然的,在国际象棋教学的问题上:当我教六到九岁的孩子下棋的时候,我会用一些故事来演示棋子所在的位置。一些戏剧性的,喜剧效果,芭蕾舞之类的形式--孩子们就会抓住并且发现其很有趣。所以对他们的教育是以剧场的形式感知国际象棋而不是运动的形式。因此,你需要特别选择一些直接、并且好玩儿的位置。

你知道我给自己的课程所起的名字是什么吗?“国际象棋棋子的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