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尼哈特-雅兹奇:“无法面面俱到!”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图文:尤里-阿塔洛夫

       土耳其棋联主席哈利-尼哈特-雅兹奇是最常在网上被提到的人。他做了这个,声称那个,他是这次比赛或棋校开幕式的荣誉嘉宾,他生气的攻击了谁,他给谁颁奖……

       被提到,而不是被讨论!讨论什么呢?整个国际象棋基本上是被分为两个阵营:一个阵营信任阿里,并且觉得他是进展最快的管理者,还有一个阵营无法忍受他,认为他无视人权,并且称他为“独裁者”。

       他两者兼有。在阿里身上你会发现强烈的意志力和敏捷度,而且为了证明自己他可以把一切事情都放在危险里面。他非常有前瞻性,并且可以实现那些看起来不切实际的事情。他很强势,苛刻,就像编剧所描述的“对帝国的敌人的那种残忍”。

       雅兹奇把国际棋联看作自己的帝国,他正尽全力让其变的越来越好--通过坚固和专业。当然这是他的性格。为这个目的他已经准备好奖惩分明,并且推出一些让很多人不爽的想法。当你在单个事情上观察他的坚持的时候,你会开始思考:但如果他是对的呢?

       至少,他是土耳其棋联的奠基人。阿里对未来十到十五年的计划是把之前国际象棋正出现倒退现象的国家,变成领先强大的国家之一。带着这个目标,最好的教练和棋手都已经频繁来往土耳其好几年了,举行过很多场比赛,而且其潜力已经在整个国家中发掘出来。

       当我准备采访雅兹奇的时候,我坚决不会选择任何一边:我既不会恭维也不会指责。毕竟,关于很多具体问题的答案最好能从阿里自己的嘴里说出来。

       必须要提的是国际棋联副主席并没有试着掩盖真相而作秀。他的回答都很直接,而没有特别去考虑不同听众会产生的不同反应。他的意思是,阿里-尼哈特觉得根本不需要去掩盖。别人会不会喜欢,是他的最后考虑。

首先,从组织和预备的角度,你如何评价这届奥赛?

       我们几乎在六个月前就开始为奥赛做准备了。我们做了很多研究,而且非常努力的用非常好的方式去完成,但我不能说单靠六个月的预备就能把奥赛搞成这个水平。这是我们团队十二年经验的结果。我们知道你们需要找谁,从食宿到比赛大厅,包括媒体办公室和其他一切环节。       在二零零零年伊斯坦布尔奥赛结束后一周我当选之后,我们再没有组织过任何奥赛,但土耳其棋联有很多经验。

       所以我很开心,满意。在第一轮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们后来解决了。我相信在第五或第六轮只有就不再有抱怨,而只剩称赞了。

       今天我读到了盖里-卡斯帕罗夫对奥赛的批评,但我只想说--当然我们尊重一切有建设性的批评--在盖里进入赛场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批评奥赛了,而且他第一次批评和第二次批评之间差不多。我觉得他是故意的,因为我们处在不同的阵营。

有没有什么事情你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你是否满意?

     (停下思考。)是的,在第一轮开始前一大队人站在场外。这是保安的错误。在第二轮以及之后的比赛都没有出现,所以还能怎么更好呢?如果我们有预算的话,我们可以把开幕式和闭幕式搞的更好。

       我们本来已经计划好了,但在奥赛开始前一两个月政府削减了我们的预算。我们决定不在跟酒店,住宿,饮食,交通以及比赛场地的规格有关的方面让步。因此我们削减了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其他项目的预算。我们之前还计划了每天用公车接送五千到一万孩子来现场。他们从奥赛大厅的专门进来,观看顶尖棋手的比赛,然后从另一个门出去。我们会给他们每个人发一套国际象棋和一本棋书,利用奥赛吸引孩子来下棋。

       这些我们都没法实现,但如果只算奥赛传统组织项目的话,我不觉得我们缺少了什么。我对这次组织非常满意。

       我没有生气,但我唯一不是特别满意的就是我们土耳其男子团队的成绩。我本来期待他们有更好的表现,但两名棋手都严重发烧。他们发挥不出水平,但这在竞技体育中是无法避免的。下次在欧洲或世界团体冠军赛中我们会显示出我们的实力。

组委会有没有做些特别努力让这么多国家来参赛?

       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是我们所提供的条件和做的广告。几乎在六个月前我们就开始尽可能在各个媒体场合中宣传奥赛了。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形象。

       我们在品质上从不让步。
我觉得结果就是我们在数量上创造了奥赛参赛国的记录,虽然现在国际棋联的成员国已经有一百七十七个。但是,我仍未很多没能来参赛的国家棋联感到遗憾。       差不多有十个国家棋联在最后时刻因为机票费和一些原因取消了这次旅程。国际棋联也无法帮助这些人。

       我作为国际棋联副主席为此对那些案件感到非常生气。本可以用来支持那些国家棋联的一百二十万欧元从国际象棋项目中被划走了。

       这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继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篮联之后,国际棋联是拥有成员国最多的组织。如果你想成为奥运项目你需要显示你的参赛国是来自全世界的。我们拥有这点,但如果不是一百六十一个国家而是一百七十七个国家的话,这会给国际奥委会带来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显示我们干得不错。

你是怎么选择举办奥赛的地点的--酒店和比赛大厅?指导性原则是什么?

       首先,我们承诺过一些条件,但我们后来都改进了。我们承诺过要有三个四星级酒店和公共交通(不是摆渡车),但我们后来决定要比二零零零年在伊斯坦布尔更好。

       因此我们需要在百分之九十的五星级和四星级宾馆里接待两千五百人。可能你看到伊斯坦布尔有一百多家五星级酒店,但他们之间离的不进。你来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高档酒店围绕在机场周围。

       当然我们订的房间在价格上都非常昂贵。甚至在比赛期间我们也在酒店预订网上记录了每天的房价,这是个全球预订网址。       在第一周结束的时候,我们为棋手们提供的正式酒店的房价从六百欧元涨到了一千五百欧元左右。

       其次,我们需要一个大型场所来举办奥赛,也包括相关活动--把它办成一个大型活动来吸引年轻的孩子,观众,业余爱好者,和所有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也同时举行了伊斯坦布尔公开赛和世界十六岁以下组奥赛。三场比赛需要容纳一大群人,也就意味着你需要一个超过一万五到一万六千平的场所。我们在这里所用的是一个差不多有两万四千平米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场所。

       这所有限制让我们抉择了这个场所以及周围的酒店。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只要去过莫斯科的俄罗斯人都会明白的--就是交通。伊斯坦布尔是一个有着一千五百万人口的大都市,所以我们不可能在像塔克西姆广场这样的地方举行比赛而不遇到交通问题。这个地方更安静也更现代,这也是伊斯坦布尔的中心之一。

       这就是我对关于赛场离市中心有十四点五公里的批评的回应。在伊斯坦布尔没有真正的中心。虽然塔克西姆广场被成为中心,但在亚洲这边的卡蒂考伊也是个中心。法提赫也是,贝贝克,奥塔柯伊,等等。伊斯坦布尔是个大都市,所以你不能把某个地方看作真正的中心。所以综上所述我们觉得最好的场所就是机场附近的CNR展览中心。

       我还想提一下那些早上坐飞机来参观比赛,晚上又坐飞机走的那一百五十多个人。如果我们在其他任何地方举办比赛,他们都无法做到这点。

绝大多数团队和棋手关于赛会组织都有三点意见:单人间的附加费,没有散步的地方,以及单调的食物。你对此如何回应?

       让我们先从第一个说起--升级到单人间。我们完全是按照奥赛规矩办的。所有事情都是土耳其少年和体育部完成的,我们跟国际棋联有个合约就是每个队都分一个三人间。我们当时是怎么做的呢?我们为国际棋联代表和代表团领导提供了一个额外的单人间。这并不是规定中的协议,单这一项就花费了我们一百万欧元左右,或者总开销的百分之十二。

       另一方面,当你提到升级费的时候,我倒愿意大家都上网去查查价格。我们提供的双人间到单间的升级费是三星级酒店六十欧元,五星级酒店一百欧元。如果你看看房间和早餐的价格你就会知道我们所提供的是个非常不错的价格。通常概念都是五星级酒店提供床和早餐,因为人们都想去外面吃,而不是在酒店里,但我们肯定得在酒店里提供吃的,这更加昂贵。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更愿意提供双人间而不是单间,这样的话就不需要那么多酒店,也更容易管理。然而,我们知道有很多代表--特别是那些有顶尖特级大师的很强的国家棋联代表--他们从来都不住双人间。他们都想要单人间。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压力,但土耳其政府给我们有预算,我们进行了公开招标,为的是选择能提供最好价位的合作公司。我们首先定的就是房价,之后不能再协商了,所以最后拿单人间的价格举例,我们提供给客人的价格比我们拿到的价格要少两到三欧元,这没问题,这是我们的责任。

       关于食物。得了吧,这是个非常言过其实的指责!确实有人抱怨,但在大约两千五百人中找我抱怨的只有五六个。可能有些人没有直接告诉我,所以我们可以算有二十五个人不满意,更退一步就说有一百个人抱怨吧,但这所占的比例还是非常小。关于事物我们实际上做的是非常有特色的。我们跟所有酒店都在提供给客人的食物上达成了一致。虽然我们在赛事期间没有公开,但我可以给你看菜单。你会记得吃过什么,而且可以跟其他赛事对比看我们到底有没有做好。每餐都会提供三道主菜--鸡肉,鱼和肉--而且不是肉丸,而是纯肉。午餐和晚餐我们都是这样提供的。如果哪个公司在某一餐漏菜了的话,我们就会找他们麻烦,而且我们也不会付钱。

       现在谈到在酒店附近散步。好吧,我同意这点,但有些酒店离海边只有七八百米,离赛场只有两公里左右,而出租车在伊斯坦布尔也非常便宜。所以你只用花两到三欧元就能到海边。我也希望你能多走走,但这在伊斯坦布尔不太实际。

       我感到抱歉我也理解这些批评,但我们只能有一个选择,要么选择高质量的比赛大厅和酒店,要么牺牲这点去找其他类似塔克西姆广场这样的地方。那里是个很好的娱乐场所,但我记得在二零零零年的奥赛中最好的酒店只是四星级,对我们来说棋手的舒适度才是我们的首要考虑。我们想提供好的酒店,好的食物,好的比赛大厅以及方便的交通,因为有零迟到规则。预算不是问题,只是我们在一个大都市里,一个充满梦幻的城市,需要理解的一点就是不可能面面俱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