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尼哈特-雅兹奇:“如果你弄乱了自己的家门口,你应该料到反击行动!”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文本和照片:尤金-阿塔洛夫

在伊斯坦布尔与土耳其棋联主席、国际棋联副主席阿里-尼哈特-雅兹奇的第二部分谈话中,我们讨论了最近几个月最大的两个问题:他对向奥赛起诉的来自七个国家的裁判的禁令,还有“阿塔里克事件” ,这已在他本国成为了一个大麻烦。

-  回到国际象棋方面,来自不同国家的裁判被拒绝参加奥运会,而被很多土耳其裁判代替。很多棋手质疑后者的资格。你是怎么看的呢?

- 首先,我们是照章办事。如果有人怀疑裁判的资格,我只能说我感到惊讶,因为我们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棋联。我们比任何国家都拥有更多的国际棋联裁判!

规定上说国外的奥赛裁判必须得达到50%以上。在挪威和阿塞拜疆将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遵循了这一规则,并装备了我们的裁判。我们举行了众多的研讨会和培训课程。我每天在这里工作20个小时,但还没有听说过一起跟土耳其裁判有关的事情。我们有主裁判,很多高级裁判,他们也都在照章办事......真的,他们跟土耳其裁判没有问题。相反,我倒收到了一封祝贺和赞扬的信。

那些说有问题的人只是在吹毛求疵。他们可能还会说:“阿里承诺会达到40度的天气,只达到了30!” 他们就是这样!

- 但你知道的裁判只是这个问题中的幌子。真正提出诉讼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棋联。

- 这当然是一个问题。我跟这些没来的裁判没有个人恩怨,他们没来是因为国际棋联和他们国家棋联的问题。当我们禁止这七个棋联的裁判的时候,我们遵循的是这个标准:国际棋联拥有2468个国际裁判(我是其中之一),但没有人有一定会参与奥赛的保障权利。

有各种不同的考虑因素。可能有个裁判有丰富的经验。可能另一个裁判来自非洲国家,需要这样的经历,并且带回去帮助发展那里的国际象棋项目。第三个可能代表比较积极的棋联,如俄罗斯,我们给他们5-6个名额。有很多因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特别是,如果您的棋联跟国际棋联发展有关的时候。

如果你破坏了自己的家,为什么还会对反应措施感到惊讶呢?这是不符合逻辑的。首先,你诉讼国际棋联,耗资€1,2млн,你不道歉反而把它看做自然的事情,那是你的权利。而且,你诉讼不是因为你受到了伤害或遭受了一些损失,或被亏待了,而仅仅是因为卡斯帕罗夫要你这样做,并保证在资金上支持你。从法国来的刘-巴提斯提让大会清楚的了解了这件事情。(有意思的是,加里·卡斯帕罗夫本应是法国的委托,但后来被巴提斯蒂替换了)。 对我来说很明显,所有这些诉讼案件都是卡斯帕罗夫发起的,我也清楚,你不能因为有人赞助你就把你的家人告上法庭,然后说,你要坐在一起吃饭!对不起! 如果你伤害我们,你必须要明白是有底线的。如果土耳其棋联没有反应,将不会有一个大会来决定该如何应对这样的诉讼案件。

- 你是否因大会采纳了这些文件而感到高兴呢?

- 是的!我今天说过有很多棋联在来伊斯坦布尔的过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难,如马拉维,布隆迪,巴勒斯坦和多哥。他们是非常贫穷的国家,他们棋联每年的预算也许只有500美元,他们为了来这里自己需要支付五千到一万欧元。很多国家都没能来 - 马达加斯加,塞内加尔,塞舌尔等,他们没有来,因为他们无法为每一个棋手筹到500-600欧元。你可以看到,如果没有这些诉讼案件的话,我们是可以帮到他们的。

如果国际棋联给像法国,德国,瑞士,美国或乌克兰这样的国家棋联数百万花在国际象棋上,我是不反对的。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在土耳其我已经花了很多钱在法庭案件上,但我不抱怨,因为这是为了国际象棋的好处。但当这些钱落入律师的口袋而没有带来利益的话,我就会生气。

所以,我觉得肯定有人需要作反应。你可以读我的陈述,然后你就会明白。我希望他们明白,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将会给他们带来糟糕的结果。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让大会考虑禁止这七个棋联的提议。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想禁止他们,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撤回我的提议,而不再等待庭审辩论。但我想提醒他们,而且想让他们!

我不想人们离开国际象棋,但应该会有一定的原因。人们应该明白你不能只是为了好玩儿或自己的形象制造麻烦。 因为它看起来会如何?“好了,我不能通过民主方式成为国际棋联主席,但我很有钱 - 我可以让国际棋联破产!它就会崩溃,而且将会出现一场大灾难。” 

这是不道德的。你不应该滥用你的公民权利,并拒绝接受民主。你会看到,我很紧张,因为我找不到合适这点的英文单词。如果用土耳其语我能更好的解释。

试想如果这七个棋联来问我“阿里,你想让我们离开?”。我的回答是:“不是,但你得到信息了吗?” 沉默。他们还是不明白。没有人为此感到抱歉,他们被加里·卡斯帕罗夫利用了。如果他们说了会很好,但没有人这么想,或者说他们是有罪的。

现在我非常生气。他们就是不懂这一点!

我相信如果这些棋联决定下一次再做这样的事情之前会重复思考的。但在国际象棋中如果你输棋之后,你会忘记握手吗?他们在法庭上输了官司,他们至少可以承认并说他们尊重法院的判决。

但接受结果并不意味着同意。

在那天结束的时候,我为那些因为他们棋联的行为而不能来做裁判的人们感到遗憾。不过,我想问问他们:他们为什么没有向他们的棋联提出这些问题?为什么不问:“我们为什么要起诉国际棋联?”。这是我对他们的问题。这是正确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我重申:我为这些餐盘感到遗憾。

- 但是,难道你不担心在这样不寻常的行动之后,国象界很多人会把你看作一个强按己意去做并且使用一切自己觉得合适的手段去执行的独裁者吗?

- 首先,我是土耳其棋联主席。我代表我的棋联,我用她的名字署名。我们有一流的律师,法官,商人。土耳其棋联董事会选择了由890%的国象俱乐部组成的大会。他们投票,我们遵循民主的道路。因此,土耳其棋联不能说我是一个独裁者!

你听说我是一个独裁者吗?但是,你觉得我从中得到了什么益处呢? 我从来没有从我的工作中拿过薪水。我只拿过一次,在地拉那科内鲁和侯逸凡的比赛上,我作为一个仲裁委员会委员的时候。当时就像我带着一笔薪水被关进了监狱。当时是棋联活动非常多的时期,我当时也在全力以赴准备奥赛。

在以后我会尽量避免这样的工作。我得到什么好处?一个政治事业?!如果我在棋联中间我攻击任何人,或对任何人采取措施,我就知道我会失去一个潜在的支持者。我知道这七个棋联会在今后几年里不会支持我。他们不会忘记我的行为,这就是现实。我不是堂吉诃德。

有人说我是一个独裁者,因为我在土耳其惩罚了一些棋手。

- 但是,你是否同意​​阿塔里克事件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响亮的问题了?他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样追他,而且试着完全取消他的资格?

- 好吧,让我们谈谈这点......我是土耳其棋联的主席,其中包括23.5万棋手。我们的纪律委员会禁赛阿塔里克3个月,因为当他计划去国外下棋的时候没有征得我们的同意,甚至没有通知我们。

- 但一个国际象棋棋手为什么要需要他的联盟的许可?

- 我们在负责他。这条规则不仅适用于国际象棋棋手,在土耳其其他形式的体育运动中也是一样。这是整个职业体育的模式。如果你想得到棋联的帮助,你必须遵守它的规定。

- 好吧。但是他的事情为什么到了要禁赛的地步?

- 他侮辱了领导,他侮辱了联盟,控告我们腐败。对于这一点,他被禁赛6个月。

然后,他再次未经允许去国外下棋,也因此得到了15个月的禁令。但通常情况下,一个球员未经许可出国比赛不会得到15个月的禁令。但是,这是一个有意识的和反复的反抗 - 我们的体育部门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处罚加倍或三倍。

- 有很多土耳其棋手出现过类似问题吗?

-不,这是第一次。此外,我跟你说在土耳其历史上没有一个棋手,包括阿塔里克,在申请许可后被拒绝过!即使他的妻子也申请过许可。在奥运会之前,他们刚下完维也纳公开赛,她申请了许可,但他没有。好吧,在那一刻他无法这样做,因为他的联盟会员资格已被终止。不过,我说的是现实。。
    我不知道其他国家的情况,但在土耳其,国际象棋是100%的运动项目,所以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遵循体育组织所定的原则。按照规则的允许,阿塔里克决定要在最高体育法庭打官司。我没有跟他们任何人打过交道也没有去过他们的办公室。但是尽管如此,他们坚持了土耳其棋联的决定!阿塔里克仍然可以挑战有关运动员去境外比赛需要征求许可的条款,但我觉得他也不会赢。

土耳其是一个文明的民主国家,在法庭上,你可以挑战任何法律。他并没有这样做!因此,我问你:如果一名棋手滥用他的位置,并且完全和公开对他的领导和棋联表示不尊重,而且侮辱他的队友,朋友和同事,我们能证明做?一个人怎么能侮辱16和18岁的女孩,控告她们跟女队教练一起作弊获得冠军?他不仅侮辱土耳其的组织者,在国外也是这样。

他挨个侮辱所有人!到最后,我们可能只是闭上我们的眼睛,并给他许可。我们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的申请。他谈到人权,我很伤心,因为我也是一个人。我的其他棋手也是一样,以及像阿德瑞安这样的教练他也是一个人。以及地区上的格里瓦斯,乔治-玛克罗鲍罗斯,卡尔森等等,我们都是人。没有任何民主会允许一个人挨个侮辱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医生误杀一个病人,会得到三个月监禁。如果再犯,会得到半年监禁,以此类推。在我看来,阿塔里克毁掉了职业道德。

有人可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的喜好。我永远不会做任何改变。这是一个主观判断,不是客观的。我们在土耳其棋联遵照众所周知的原则和法律。我必须遵守土耳其的法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