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米特雷-安德烈金:“我可以跟任何人比赛!”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迪米特雷-安德烈金:

“我可以跟任何人比赛!”

 

图文:阿塔洛夫

 

如果之前他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具有潜力的棋手,但绝不是成熟的明星,直到去年一切都进入正轨。迪米特雷-安德烈金成为俄罗斯冠军,带领萨拉托夫队在埃特拉参加欧洲锦标赛,并且赢得了和涅波米亚齐齐之间的“冠军之战”。

这两位俄罗斯年轻的天才棋手之间比赛的意义就像阿南德和伊万丘克在1993年利纳雷斯对抗赛一样:后两位棋手其中一个稍后成为世界冠军,而另一个欧洲最强棋手则长期保持骄人的战绩,尽管他并没有头衔在身。

安德烈金的胜利并没有让人感到意外。人们在意的只是他是如何做到的。比赛的前半程他完全控制住了对手!赛程过半以后,涅波仅落后半分,已是一个奇迹,他本来可能连输三盘。比赛的后半程战斗进本持平,但也不曾有人质疑过安德烈金的胜利。总的来说,“寂寞的狼”在开局中出色的击败了对手,尽管后者的团队拥有大量出色的教练和理论家。有趣的是他最近一系列出色的战绩并没有改变安德烈金对自己客观的看法。他依然保持冷静,以常态看待自己和周围的人,就像以前一样。“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在世界棋坛仍然还是无名小卒”,来自萨拉托夫的22岁青年这样评价自己。“但我的理想更大了”

 

- 首先请接受whychess对你最近一系列成功的祝贺。赢得了全俄冠军赛,现在获得与涅波米亚齐齐之间对抗赛的胜利。对你来说这似乎是一连串的胜利。

- 谢谢,这算不上是一些列的胜利,但很明显,最近我的成绩更加稳定了。

-告诉我们和涅波的对抗赛是怎么回事?

- 大概两个月以前。谢尔盖-德米特列维奇-雅诺夫斯基找到我,提出希望我和涅波下一场六盘棋的对抗赛。我没有考虑很久就答应了。我花了几天的时间来做决定,但这个时间我并没有其他的计划,所有就同意了。为什么不下呢?比赛形式很好,对手以及经济方面都很好。从我同意参赛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着手准备了。

-你直接就答应了?

- 确实很有效率,是的。我列了一张单子,上面写着需要做的事情,并选择了一些布局…

- 你们的对抗赛很像克拉姆尼克和阿罗尼扬之间的比赛,包括阿罗尼扬也是第一盘执黑战胜对手。无可否认的,两个比赛的得分都是一模一样。

- 是的,我们比赛进程也和他们一样,包括规则,如果有一盘棋在三小时之内和棋,我们就得下一盘快棋。

- 你觉得这场比赛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吗?

- 我明白这场比赛首先应该非常适合我的对手的。总的来说今年涅波并不顺利了,而这场比赛或多或少是他可以重整旗鼓的最后机会。带着这种期待,他真的让我很失望。我本以为他会下的更猛,但事实却不是如此。我自己也不想丢脸。这也是能在高点结束我的“经典国象年”的一个机会—在此之后,我只会下快棋了。

- 你跟涅波米亚奇的国际象棋关系有很长的历史。

- 我们甚至从儿童赛开始就是竞争对手:在俄罗斯冠军杯,也包括欧洲杯和世界冠军杯。在俄罗斯20岁以下组的冠军杯中,我两次赢了涅波,但在儿童赛中他赢的更多。在今年开始之前,他的分数“+2”。但我在更高的联赛中战胜了他,在这场比赛中又是如此,现在的分数平了。

- 很多人都认为这场比赛是20岁以下组的领袖大战

- 这听起来太过言重了。我觉得我有很多竞争者,跟涅波一样。甚至为了进入俄罗斯队我都需要战胜5-6个选手。涅波是其中之一。所以我的目标是在比赛中尽力下好,并且争取获得尽量多的等级分。

- 有些人称此为“友谊赛”,其他人说是“冠军赛”。你觉得哪个更真实些?还是名字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 首先,这个比赛为了纪念尤里-萨尔捷维奇-拉祖维耶夫举办的。考虑到这个比赛会算等级分,我觉得不能被成为友谊赛。

还有,我觉得这场比赛主要是为了让涅波重整旗鼓,所以肯定会有厮杀,至少从他的角度。别人怎么说不重要。

- 你们都为经济学者队效力但你的台却比他高在埃拉特你在第一台他在第二台,这点重要吗?

-我们为同一个队效力的事实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某个人今天为这个队效力,明天为那个队效力。至于台次顺序,这只是等级分的问题。起初,我们本来准备严格按照这个执行的,就是我在第三台涅波在第四台,但后来我们决定更换较高台次,把莫洛左维奇和托马舍夫斯基放到我们的台上,把我们放到他们的台上。这没有什么特别的。

- 我得承认我试图想要找到你跟涅波间关系紧张的企图失败了。你觉得你在过去半年的成功改变了你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吗?

- 应该是吧。我同意图克马科夫的说法:快乐能更快的推动人往前走。但我赢了涅波,但我不能说我从中得到了任何高兴的情绪。我在超级杯和阿斯塔纳的比赛之后都有这样的感觉。

 

实际上,我到现在还没有学会享受到我在国际象棋中的胜利!我可以因为一些纯粹的国际象棋的险招而动怒,就像如果我在胜势的残局中没有赢,就像跟涅波的比赛一样。但我不能说在这些新的成就以后我就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了。

- 所以这些新成就还没有给你新的想法,让你想要在所有参与的比赛中取胜?

- 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我还是不想谈更多,因为我觉得这更像是自恋。如果你能赢,这就是好的,但仅此而已—如果你不行,这就非常不好了。

- 这有些伤感。你真的从国际象棋中感觉不到高兴吗?

- 当然不是,这很重要。但事实是我觉得下棋本身会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而不是我赢得了或没有赢得某个比赛的结果。

- 你说当你收到通知之后就开始为这场比赛做准备了?

- 是的,差不多提前两个月。我做什么特别的或创新的预备。我看了看开局,定下比赛大概的基调。主要是是在欧洲冠军杯中我不需要展示任何新的开局。我之前确定涅波会预备走尼姆佐印第安,针对我的黑棋。我曾跟沃杰塔泽克下过同样的局面,并且稍差,但是被我顶和了,还没来得及展示我的新成果。

- 在比赛中这对你很有效?

- 是的,在第五轮中我很轻松就和了。在主要比赛中,我花了很多工夫在开局上。我意识到这样的工作总会带来收益。

- 有没有人帮助你预备比赛,还是像往常一样全是你自己准备的?

- 绝对是自己完成。我自己坐在那里,看着电脑上的棋局。我寻找新的思路,测验一些评估。我所做的没有什么新东西。我当时准备的不错,因为在1-5的所有比赛中我都猜中了开局。只有在第四盘涅波选择的斯拉夫让我有些许吃惊。

- 难道你不想改变这种情况跟其他人一起工作?

- 很久以前就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当然,我想跟其他人一起工作,但现在,我还没有想好跟谁。这个选择并不容易。

- 但你在朝这方面努力吗?

- 是的。在上届世界杯之前我曾经考虑过几个人,但到了最后时刻,都又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型。世界杯的抽签花了很长时间。但我没有损失什么。我会继续寻找。今年已经太晚了,但在明年超级杯,世界杯和其他超强比赛之前还有时间。我肯定会试着找个助手。

- 你需要一个功力深厚的特级大师理论专家,还只是个努力工作的人?

- 我需要一个能找到思路的人。我自己能做到这点,但我意识到当我在电脑前工作—研究棋局并且用软件分析—几个小时之后,我大脑的工作效率就降低了。你就会意识不到一些局面。当你有个助手可以给你指出一些不错的思路,这样作出调整之后速度就会明显加快。我之前没有跟别人合作过,所以现在对我来说很难定义在我哪个具体方面需要帮助。

- 在这场比赛中你觉得自己的发挥怎么样?

- 我下的绝对要比超级杯好—我在这里只下国际象棋!在头半场中,我有要战斗的精力和斗志。在后半场中稍微差一些,但我觉得还不算太差。

 

- 对你在后半场中要稍差一些,你有什么解释吗?是因为太累了吗?

-. 不,在这里体力不是问题。三盘比赛之后你是不会累的。有可能是因为我为在第三盘中没有赢而生气,在第二我也有绝对的取胜机会。还有,三盘和棋会或多或少使你变得迟钝。在超级杯中也是一样。

我花了很大力气下前三盘棋。看起来这场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赢的越果断越好!但差不多在第四或第五盘的时候,我开始觉得+1已经足够了。

- 涅波在这场比赛中有没有给你什么惊喜?

-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感觉赢得这场比赛对他来说比对我来说更重要,我以为他会下得更加主动,会一些不一样。这是令我意外的。

就开局而言,我对他第四盘的开局感到有些诧异。但因为知道他的长期教练是弗拉迪米尔-波特金,这是可以猜测到的。但不幸的是,我之前没有想到。这是唯一一盘我遇到麻烦的比赛,但我处理好了。

- 你之前有没有因为在这场比赛的前半场中领先所有选手那么多而感到惊讶?真正的涅波根本没有出现。

-是的!我本来以为会遇到更困难的情况,本以为涅波会势如破竹并且掌控比赛。但后来事态却朝着相反方向发展。我总结我的结果是“强+1”,就是可以在任何时候只要一努力就能变成“+2”。

- 你是否曾特别为涅波而“调整”自己?

- 原则上讲,我还是按照自己的下法。跟涅波下是另外一码事,虽然你也需要给他制造一些麻烦。他是个非常富有创造性思想的棋手,如果你只是想牵制住他的话,会找到一些可行的思路。他既可以攻击也可以很好的指导一场阵地战,所以我从开局就试着用黑白两格同时制造条件、摆出问题。

比如在第一盘中我用一个弃兵下出了很有意思的思路,这立刻给我带来了成功。在第二和第三盘中我也下得不错。

- 你是否觉得跟其他棋手相比你有独特的风格?

- 我觉得我的风格是比较普遍性的。我不知道延伸到哪里会到独特,但我的比赛跟其他2700分的棋手们不太相同。我对开局的想法和我对一些所出现的特定问题的解决方式都是这样的。每一个强大的棋手都应该能做到无所不能。

-  这场比赛有没有让你对自己的弱点有任何认识?

- 是的。例如,我需要改进我的技巧。在这场比赛中,在对优势的意识方面我出现了很明显的问题。我没有赢得第三盘,在第六盘也是一样,我本来可以赢的,我也更想要赢。但我却决定不想把局面弄的太复杂,最后协议和棋。如果我当时确定可以不冒风险的赢棋的话,我肯定会那么做的。在我看来,在这场比赛中有很多错过的机会。我现在知道在接下来几个月中我需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了。

-你可以学习技巧像你可以学习开局一样嘛?

- 为什么不行?人必须通过工作,研究局势,整合知识来训练他的技巧。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的风格是比较具有普遍性的而且没有什么明显的弱点,但有些东西例如技巧,需要改善。

 

- 你知道是什么把你和世界前十名的棋手们分开了吗?

- 是的,我确实知道。首先当然是开局。我知道很多顶尖棋手都有巨大的电脑数据库,以及变化的延伸“森林”,这其中没有任何弱点。我也有自己的森林,但是如果说它没有弱点的话就太夸张了。这甚至都配不上我现在的等级分,让2800分左右的先分开吧。

从另一方面讲,在技巧的可能变化问题上我不觉得高手们会高出我很多。最近,我跟一些高手们下过比赛,他们没有使用任何让我感到惊奇的高招。我里面某个地方开始觉得,我已经知道我可以跟基本上任何人战斗了。

-回到跟涅波的比赛,虽然你有机会赢的更大,但你觉得结果对你来说是好事吗?

- 我对比赛的结果和我下出的质量都满意。我觉得比赛进行的很顺利。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虽然只是3.5:2.5。

- 因为第三盘你和别人一起获得了“最有创意成就”奖。你是否认为这盘棋是这场比赛中最好的一盘,还是你有不同意见?

- 就像他们说的,有总比没有强。所以既然奥列格•斯克沃尔佐夫承诺了要给创新颁奖,他就认为这是最符合的比赛了。对此我没有异议,因为在整场比赛中没有什么太过精彩的比赛,第三盘已经算不错了。它的特点和子力平衡都不寻常。我不能说第二十二步Ne8非常漂亮,它十分平常,但即使这样,我还是为能分享到这个奖而感到感恩!

- 如果有人问你,你在下场比赛想对谁?

- 我读过涅波的采访,可能他是对的,这取决于对手的等级分。分数越高,他就越强大,跟他比赛也就更兴奋。所以,一个人应该从等级分名单从高往低逐个攻克!

- 从最顶端开始吗?

- 是的。对我来说跟卡尔森,阿罗尼扬或克拉姆尼克下棋的兴趣是一样的。我不能单定哪一个。如果把我的长处跟其他前十名相比的话也会是非常有意思的。棋手太多了。

 

- 你觉得在最近这可能发生吗?

- 这要看那些组织这场比赛的人的意思。

- 我的意思是你是否希望这样的比赛对你发出邀请不是因为赞助商的意思,而是因为你在国象世界里的地位?

- 现在来说,我对在世界水平中的自己没有任何概念。

- 你这么清楚吗?你难道不想去维克安泽,多特蒙德或比尔比赛?

- 我想怎么样都可以,但在现在,对于这些赛事的组织者来说我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是的,我现在的等级分已经到2727了,但这是我达到这一水平并且得到稳定的结果的第一年。在年初,我才2685分,我现在涨了40分。如果你看看曾在一年涨了100分并且在今年两次打败克拉姆尼克的卡鲁阿纳,就知道没有可比性了。在卡尔森,卡鲁阿纳,阿罗尼扬,以及最近的格里斯丘克,托帕洛夫和马梅迪亚洛夫这些人的水平之中,不论是我的结果还是我的招法都不会让人注意到。

在另一方面,在俄罗斯水平之内,我能有些希望,也许能算入顶尖。按照等级分我现在排名第六或第七,并且最近被邀请进入国家主队的训练营。我会试着在正确的方向上前进,再次赢得俄罗斯冠军,加强我在国家队的地位,等等。我前面有很多的任务。

- 你是否觉得你的进程很稳健,也没有必要去勉强什么?

- 对我来说,是的。今年对我来说太好了,比以往都要好。不幸的是,我不能像卡尔森那样掌控比赛。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基本上在去年之后,在我什么都没有得到的时候,我也有很多的原因让自己满足。我有一些头衔,更高的等级分,并且对自己的相信。事情都在变好。主要来说是我在好的结果中显示出了我的稳定,这是我之前所缺少的。

-所以你是带着乐观的态度看待明年的?

-今年还没有过完。今年我不会再下任何传统赛事了,但我还有两个快棋赛要下,并且想要尽可能下好。

- 你确定你没有定下目标要赢得两盘比赛?

- 肯定有。但我不喜欢许愿似的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