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逸凡:“我只想开开心心,对自己要诚实!”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侯逸凡:

“我只想开开心心,对自己要诚实!”

文字和图片:阿塔洛夫

我本打算晚一些再发表这篇采访的,大概十二月初,在世界冠军赛决赛之前,也是侯逸凡将第三次卫冕世界冠军的时候。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很难相信世界冠军在第一盘自信满满的战胜了玛尔塔-索科之后,会如此惨烈的输掉之后的三盘比赛,并呈现出如此的低水平,但这就是命运。淘汰赛中有一天发挥很糟糕就已经够了,汉特-曼西斯克的一天里,所有的种子选手都出局了。

但难以置信的是侯逸凡?看起来好像在过去的一年,她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国际象棋事业,并寻找新目标和方法,而且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她过去的下法已经足以击败她的所有对手,这在对科内鲁压倒性的比赛结果和第二次赢得大奖赛的成绩当中显示了出来。但她想要些新的东西。这不正是她开始频繁参加男子比赛的原因吗?

最近,她更多在跟女子国际象棋的历史人物竞争而不是她的对手,结果是她前面只有一个竞争者—小波尔加。这个匈牙利女孩儿从来没有想过为“小”皇冠而战。侯逸凡之前没有这么想过,但她现在想要前进。

有没有可能是这个问题?女子冠军赛中的目标并不像以前那样重要了,她在国内的成绩也出现下滑,思考她最终会成为她自己的对手?但当然不是,她无法这样去想!罪魁祸首更像是天气的严寒,因为她从未在零下二十度的时候下过棋。人们不应该以某一盘跟索科的棋来判断她的事业—到了最后,她赢得了大奖赛循环,并且确保她跟新冠军的比赛,但所有专家都认为这个人根本无法跟侯逸凡相提并论。

她在改变,在成长。而且不仅是作为棋手,也是作为一个人。她不再是100%把精力投入到国际象棋上的小女孩儿了,那时对她来说其它的世界都不存在;她现在像任何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那样高兴,因为她已经获得了之前只能梦想的事情:环游世界,游览新的地方并且交新朋友。她的“幸运”发卡和衣服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在她像一个真正的模特一样更换她的服装和发型,并且向周围的世界显示她不是个国际象棋机器人,而是个活生生的人。

在她想要得到新高度之前她必须经历失败。我确信目前最年轻的世界冠军还会有很多成就,并且在一两年后当我们再回看汉特-曼希斯克的比赛时会把它看作她事业的转折点,在她上升曲线上的一个小停顿。

然而在十月底的埃拉特,这是很难相信的。侯逸凡和她的蒙特卡洛队刚刚赢得欧洲冠军,而世界冠军本人仅仅因为一个意外与首台奖失之交臂。当时是个温暖的傍晚,海浪在一百米外翻滚,未来看起来十分平静。

问两届世界冠军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傻,但你是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的女棋手,真正的第一名?

-可能不是第一,不—现在的等级分不是第一。有两个比我更高,科内鲁和小波尔加。至于最强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我不觉得我跟其他棋手之间有很大差距。我看到很多年轻有天赋的一代出现,他们正试着做到越来越好。但对我来说,这只是要更努力工作的一个激励。

我曾听说过打江山易保江山难,最近,我感到这是对的。

-为了维持并且坚固你的地位,你做了哪些措施?

-像之前一样,我花很多时间学习。我意识到一个人什么都得不到,而且我每天都想改进我的棋路,寻找新的东西去学习。我现在的焦点还是国际象棋,我还很享受下棋的过程,一切都很不错。如果以后这点发生变化了,我会觉得我需要改变我的国际象棋方向了。但现在,我都还很享受。

- 你是否觉得女子水平在逐渐提高?

-是的,这是必经之路。男子现在也比以前下的好了。很多东西都在影响国际象棋,包括对电脑的使用。

- 你通常每天要花几个小时?

- 直到最近都是每天四小时。每当我为大赛作预备的时候,时间会更多。周末的时候,我基本什么都不做,休息是必要的。

-“直到最近”?有什么改变了你的生活吗?

- 我从九月开始上大学。这会占用我的时间。但我会试着不要太迷失,并且仍然为国际象棋挤出时间。

-你的教练怎么看待你的想法?

-他们能理解。

- 难道他们不会试着让你放弃它,并且跟你说这会影响到你的事业或未来的国象水平?

- 不,他们可以看到这不会影响到我的责任感。

- 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我还不知道。

我正试着享受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坐在棋盘前和在大学上学的时候。

-你选择了哪个专业?

- 我在学习国际关系。

- 你喜欢它吗?

- 是的,我已经关注过它一段时间了。

-你是否认为追求这个就是未来,还是它只是一个笼统的发展?

- 我不知道,我们以后会看到的。我已经准备好下很长时间的棋了。

-成功状态下吗?

-我希望是吧。

-你觉得在国象里得到第二或第三会感到高兴吗,还是必须得到第一名?

-我不会去想它。我已经靠近顶端太久了,从没有学到过失去的感觉,为了得到这种感觉你必须放弃获胜。我知道有这种感觉存在,但我不想跟它太近。

-你会怎样概括你在国际象棋里的目标?

- 全球吗?就像我之前所说过的,我还太年轻。我只是在下棋而已。现在?我想要变得更好,增加我的等级分。可能会保持世界冠军的头衔越久越好。

我觉得前面还有好多比赛等着我—女子赛和公开赛。我想要在它们中展现出最好成绩,我不知道。


在国际象棋中我还从未有过任何具体的梦想。

- 很多有天赋的孩子都会花去他们的童年时间来成为明星,之后会说他们失去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你这么年轻就开始这样认真的开始学习国际象棋事业,你自己有没有什么后悔的地方?

-我不觉得我失去了童年。我最开始学棋的时候是五岁半,但我不会说在那以后我所看到的只有棋盘和棋子了。我喜欢过国际跳棋,我也学过不同的乐器。我记不起来被逼着学过什么东西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开心。

- 你怎么解释你的国际象棋成功,只是因为你很有天赋吗?

- 我不知道。当我十岁搬到北京的时候,我的教练称赞我并且说我有天赋。通常你会学习一些你所擅长的东西,就是这样。但对这个问题我从没有认真想过太多。

-甚至在你加入奥赛中国女队之后也是这样吗?还是只是在十二岁成为国际象棋史上最年轻的特级大师的时候是这样的?

-就像我之前说的,人在十岁到十二岁的时候,是不会担心这样的事情的。

在我十四岁第一次进入世界冠军赛决赛的时候,我并没有太看重这点。当然,我明白那很好,但那是个意外。

我不知道。我看到我对手在跟我下棋的时候那种痛苦的样子,但我对自己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我只是在下棋而已。

- 可能没有觉得这是成功的最大秘密?

-可能。你应该尽力而为。

- 从年轻职业选手的角度来看,就像体操一样—他们为了成绩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努力。

- 不,不是这样的。我要重申—确实,我之前很努力,但这却没有违背我的意愿。没有人逼我或向我施加过压力。我很喜欢它。可能我对决赛的失败并没有那么生气是因为我为所得到的成绩已经感到很幸福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非常出乎意料。

-你现在和以前比有没有更喜欢国际象棋?

- 一直都在变化:当我开始的时候,十四岁的时候,十六岁的时候,以及现在。主要取决于国际象棋氛围,对我来说这一直在改变。当我小的时候,它是一种放松,一个有趣的拼图。再晚一些,当人们开始关注我之后,我非常喜欢下棋的过程,并且在能赢的时候非常高兴。当我成为世界冠军之后,所有事情都不太一样了:我慢慢的了解到我现在已经是国际象棋世界中的一部分了,而不再只是我自己的老板了。我有很多的责任感在身上。

-你有没有觉得冠军的责任感总是第一位的?

-是的,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

- 就是说你还没有做过任何因为它而委屈自己的事情?

- 是的。

-那么当你意识到其他人在看你的时候呢?

-意识到什么?

-别人开始害怕你,或者想要像你一样,我是说你的对手们。

-这个没有改变。

我不认为最近几年我的态度有什么变化。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这都没有改变我。

-你有没有经常感觉到你的对手害怕你?

- 有些时候。但这并不会影响到我下棋。

- 当你坐在棋盘面前的时候,你有什么期待?

- 一个新的体会,一些特别的事情。我觉得下棋很有意思!

- 你更喜欢哪个:下棋还是训练?

- 都很有意思。但更喜欢下棋。

- 当你训练的时候,你会试着更多的使用自己的脑子,还是会更多倚靠电脑和教练?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我主要还是试着去使用整个系统。最近国际象棋引擎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如果只是试着采用他们的建议会非常的混乱。但当然,人们都会希望机器给出所有答案。你得自己去思考。

-你认为自己是电脑国际象棋的产物吗?

- 不,我还不能像电脑那样强的去下棋。在我的棋路中还存在很多弱点,我还在努力克服。

-你觉得你在试着像电脑一样下棋吗?

-我觉得我正试着努力下到最好。

- 你现在有没有试着持守某种个人风格?

-我不确定我们所说的是不是同一件事。在任何局面下我都会试着找出最好的招法。我有一些喜欢的开局模式,仅此而已。我不会为残局耗尽体力,因为在这方面我确实比对手要更强一些,我也不会在所有情况下都试着留后。我会按照当时的情况去下。

-你是否认为所有棋手的招法很快就会互相类似了?

-我不这么认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同。

- 你对理想中的比赛有没有什么设想?

-我觉得国际象棋中出其不意的想法非常美。

- 战术还是策略?

- 都有。

-你有最喜欢的棋手吗?

-没有具体的某个人。没有。

- 你喜欢下男子赛吗?

-是的。跟他们下棋给了我很棒的经验和很多关于我自己的信息。他们比女子下的更好,他们的招法不一样。在国际象棋中有不同的风格和不同的方向。这是非常有用的。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下了很多男子比赛,并且会在未来参加更多的男子赛。这也是个增加等级分的好方法。我觉得迟早我会成为女子等级分排名的第一名。

- 你怎么看已经赢过三次(两次在淘汰赛中,一次在常规赛中)但却在等级分排名上排在你前面的科内鲁?

-我觉得她是个非常强大的棋手,比她自己所描述的要厉害的多。她下过很多棋并且非常成功,因此有非常高的等级分。

- 但你最近在男子赛中并不怎么走运。特别是在中国男子赛中!

- 你是指个人锦标赛?(笑声)我们有很多年轻的天才!谁知道他们那么强啊?(在赛事开始的时候,侯逸凡输给了两位后来成为最后几名的选手。EA)。

- 你有没有想过不再下女子赛了,就像波尔加姐妹们那样?小波尔加到现在都还不下女子赛。

- 我没有这种感觉。


为什么要剥夺自己跟女子下棋的机会呢?我跟男子女子都下,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 但你从女子赛上还能学到新东西吗?

- 人可以不断的学习。当然,人们可以从强大的男子棋手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但我不觉得我需要停止去下强大的女子赛事。这是我的看法。

- 你有没有想过有天会跟小波尔加比赛?

- 我已经跟她下过了。

- 不,不止是一盘比赛。而是一场比赛?

-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会非常高兴。

- 你觉得在这种比赛中你会有机会取胜吗?

-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点,但试一试还是会很有意思的。

-当你想到小波尔加的时候脑袋中会浮现出什么?

-我没有这样想过。

但当然,她是位伟大的棋手!她是国际象棋界最好的女棋手!

进入世界前十是很难想象的,但她却做到了。我喜欢她的棋,她在国际象棋里的方向。她身上的一切都值得钦佩!

-你是否愿意重复她的路程,甚至走的更远?

- 这么说还为时尚早,但我当然愿意这样了!

-你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 很难讲。有很多不同。我不清楚她事业上的所有细节,但我所知道的是一个真正的奇迹。她非常坚决,并且尽一切努力来变得更好。但我也是这样的。

- 像你一样,她也是从小就显示出来了天才的一面!

- 当你说“像你一样”的时候,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我跟她的结果还相距甚远。她打破了费舍尔的记录,并且十八岁的时候就在她国家的男子队中下第一台。而且除此之外,她还做了很多事情。

- 但她从没有获得过女子世界冠军!

- 她没有试过。

- 你有没有嫉妒过她?

-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有自己的道路。很难比较我们俩,因为我们的时代不同,我们面对的对手不同,我们下的棋也不同。今天的国际象棋氛围跟她那个时代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但我很高兴的是朱迪特还在继续她的国象事业。我们会再次交手的。

-你们事业的比较会困扰你吗?

-不,一点儿也不会。

- 在跟她的比赛结束之后你们说过话吗?

- 我们俩就比赛说过一两句话。

- 朱迪特有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兴趣,或给你任何建议?

- 没有。旁观者对我们比赛的兴趣要更大一些。

-你想想在雷克雅未克,最后一轮跟卡鲁阿纳的比赛最引人关注!

- 一盘有意思的比赛。很可惜我没有赢。

- The game and the tournament? 那盘对局加上整个比赛?

- 当然。

- 你在那么强的公开赛中有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 对于好成绩我并不意外。我喜欢这次比赛中的很多盘比赛。只是很可惜在最后我与第一名失之交臂。

-你有没有得到过类似的结果?

-两次世界冠军,跟科内鲁的比赛。

-你说过很多关于下棋和训练中的乐趣。对你来说,仍然可以乐在“棋”中有多重要?

-这是很重要的。当我得到好成绩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在一些我下的不是很好的时候,就很难再全力以赴的去工作。基于改变这样的趋势,一个人的心情非常重要。

-有没有人或事物能在心情这方面帮助你?

-我的朋友和家人。

-你有没有过觉得国际象棋很烦的时候?

-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但我想不起来有什么时候国际象棋曾是我生活的100%。

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无法看着棋盘的时候。 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过从早到晚研究棋的经历,我对这种感觉不熟悉。

-如果你还没有经历过这点,说明你是个幸运的人。

- 谢谢你。

- 但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世界冠军!告诉我,你在中国知名度有多高?在街上会有人认出你并且找你要签名和合影吗?

- 确实大家都认识我,但我不觉得有那么大的知名度。国际象棋在中国还远远不能被称作流行运动项目。情况在逐渐变好,但我们跟奥运冠军还有很大差距。对他们来说,这真的是个难题。

-我还记得谢军在布尔达尼泽赢得世界冠军后的时候,被告知要么你选择躺在医院休息,要么去全国旅游!众所周知,在二十年前,中国无法假装有个赢得奥赛的机会!

-不,现在已经非常不一样了。我很高兴每年都会有越来越多的家长送他们的孩子去棋校,并且觉得学期很有用。这可能是因为我们中国现在有特别多的年轻的天才棋手

-你觉得自己在其中是不是“明星”?

-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比较欣慰的是我可以推广国际象棋,并且很多家长都在看到我和我的成绩后做出了他们的决定。

-在未来十年你怎样规划自己的生活?例如你还会继续下棋出现在赛场吗?

-我还没有想那么远。


我有更多的短期目标需要去努力。现在,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是大学学业和国际象棋。目前我的兴趣在这两件事情上。

可能有些东西会很快出现?

-跟你的同龄人相比,你会不会因为国际象棋能让你自由而感到开心?而且可以让你周游世界,了解其他国家和有意思的人们,赚钱等等?

-是的,非常开心。这是国际象棋带给我的一个主要财富,为此我十分感谢国际象棋。我喜欢旅行,看新的国家,见新的朋友。那棋手来说,不同国家的人之间差别非常大—他们的心态,风俗,语言。

-我必须夸奖你的英语。除了谢军以外,我不记得还有哪个中国棋手能说这么流利的外语了。

- 你夸张了。我的英语还远称不上完美。

-冒昧的问一下,你现在有多独立?你是否能自己决定去哪儿下棋,参加哪些比赛以及不哪些比赛?还是国家棋联在为你决定?

-这些问题我都可以自己独立做决定。当然,我不能突然改变想法去某个想去的地方,我也不想这样做。协会确实参与了我的一些事务,比如哪些比赛我已经准备好可以参加的。他们帮助我很多,他们总是在支持我。在世界冠军赛,奥赛和其他一些比赛中我对中国棋联是有义务的,我在这些比赛中代表的不仅是自己,也代表中国。

-你喜欢这种状况吗?

-是的,任何人都会。

-你能想象自己在中国以外生活吗?

-不。这是我的祖国,我生长的地方,也是我家人所在的地方。我喜欢旅行,但我也喜欢回家。我还没有想过去别的地方留学或类似的事情。

-你有没有想过退役后的生活?有家庭,有孩子之后的生活?

-我还不知道。对我来说这些都还很长远。但在未来,我很确定两件事—我想要对自己开心和诚实。这是生活中最主要的事情。

侯逸凡最后的话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她微笑着起身准备离开—她的飞机将于几个小时后起飞。在这里我问到了汉特-曼希斯克,因为我从来没有质疑过她在这里的成功。“你会继续你的胜利之旅吗?”她谨慎的说:“一个人必须显示出他的最高水平”,并且还说“淘汰赛制会出现意外。所以必须有准备。但是,我会试着努力去做能力范围内的一切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