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书的三个命运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国际象棋棋手。意大利艺术家L Caracci作品(约在1590年)

像国际象棋这样拥有悠久历史的体育项目充满了神秘色彩,并且很难把关于发明的真相和传说区分开来。

历史学家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现代国际象棋也就是具有长射程的后和象的国际象棋是何时,何地,以及如何形成的。

这个改变使得缓慢的东方国际象棋成为了有力量的有攻击性的比赛,并且在今天吸引了上百万人为之疯狂。就像莫雷在那个时代说的:“不幸的是,对于新国际象棋的前身我们没有任何信息,我们也不知道它诞生的时间和地点,或者存在并且在欧洲迅速蔓延的原因。”
 

人们直到十九世纪后半叶才开始研究这个问题。范德-琳德,范德-拉撒和莫雷可以算作这个研究的先驱。首先,他们确定了国际象棋的变革发生在十五世纪末,其次,他们提出了几个变革可能发生的地方: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这样就只剩下了一个问题:首先是哪个国家开始的?在这里意见出现了分歧:范德-琳德认为是法国,莫雷认为是意大利,而范德-拉撒觉得是西班牙。

在一个世纪之后,通过各国历史学家的共同努力,我们接近了对这个问题的最终解答。

我在这里想讲一个关于这个话题的侦探故事。但是,我应该首先解释一下自己是如何参与到这个问题中的。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在阿姆斯特丹探访了前世界冠军马克思-尤伟博士,在他得知我对国际象棋历史感兴趣之后,送给了我一本达米亚诺的头版书(罗马,1512)的翻版,这本书当时刚刚出现在阿姆斯特丹并且是由他作的序。1972年从帕尔马马略卡岛的比赛回来之后,我在巴塞罗那待了一周,并且有幸成为了卢塞纳(1497)翻版书的拥有者。所以,我有了可以研究的资料。

达米亚诺所著《爱的重复与下棋的艺术》一书的封面

达米亚诺的著作《本书教导如何下棋并且包含问题》是意大利的第一本书,献给国际象棋的新模式。第一版用了两种语言--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抛开低质量的纸和难看的图表不说,这本书非常受欢迎:仅在十六世纪,它就再版了八次,并且被翻译为法语,英语和德语。可以说西欧都是通过达米亚诺的书学习国际象棋的。这是第一本流行的国际象棋教科书。这里面包含一些多重变化的开局,包含所谓的达米亚诺弃兵变化,这也带出了笔者的名字,16个妙招和72个问题。这本书后来广为人知,举个例子,十九世纪中叶在巴黎出版的问题选集中,至少有二十个问题出自达米亚诺的书。

达米亚诺所著《本书教导如何下棋并且包含问题》一书的封面

当-卢塞纳的书出版于萨拉曼卡(西班牙)。这本书的作者是路易斯-拉米尔的卢塞纳大学的学生,西班牙国王的大使的儿子。精装版是献给斐迪南国王和伊丽莎白王后的后裔胡安王子的。这本书当时的发行量很少,并且对欧洲国际象棋的发展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在19世纪,只有一两个研究人员知道这本书的存在。这都拜它奇怪的书名所赐:《爱的重复与国际象棋的艺术》,并且第一部分跟国际象棋一点关系都没有。第二部分包括了新国际象棋的规则,一些开局,以及在旧的和新的国际象棋中的一些问题。

当历史学家们开始研究卢塞纳的书的时候,他们觉得他不是这些问题的作者。他只是收集了它们,如果在今天他会被称作选编者。至于开局,作者公开向他的读者承认:“我已经准备好展示出我在罗马,全意大利,以及法国和西班牙看到的最好开局了。”只因为这一点,卢塞纳被历史学家们称为现代国际象棋的第一位理论家!

卢塞纳没有提到过他的问题,但范德-琳德指出在国际象棋的旧模式中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在当时的其他手稿中找到。

引发了一个问题:卢塞纳是从哪里得到现代模式国际象棋的问题的?

在研究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历史学家们注意到了弗朗西斯科-威森塔的书,这里面包含一百个问题。这本书于1495年在西班牙出版,并且在1795年被作为西班牙珍惜书籍被提到。在那里曾记载这本书可以在比利牛斯山上的蒙塞拉特修道院图书馆中找到。这个信息是这个修道院的神父给出的,他是位闻名遐迩的藏书家,他的话毋庸置疑。

然而,到十九世纪中叶历史学家们联系蒙塞拉特图书馆的时候,他们得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回答,他们的图书馆中没有那本书!后来发现这本书丢了,要么是在1811年拿破仑战争中法国军队包围蒙塞拉特的时候,要么是在1834年修道院失火,有很多珍贵的书都被烧毁的时候。不管怎样,威森塔的书都不见了!在十九世纪,所有关于寻找这本书的尝试都失败了。

我无法隐藏威森塔的书的命运把我迷住了的事实。那么这本书中的一些新问题难道不可能出现在其他的一些选集中,并且在更晚的时候才发表吗?第一个提出这个观点的人是英国棋手威廉-路易斯。但怎么证实呢?我从这一点开始认真研究卢塞纳的书。我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中的五个问题是重复的。但令人惊讶的是它们的顺序。当时,关于问题的选集很多,而且其中的内容严格按照步数的顺序:先是两步,然后是三步,以此类推。

卢塞纳也是这样开始他的选集的。他首先列出两步,然后三步,而且他在自己的选集中把他们分为两组:前面是老式国际象棋问题,然后是新式的。但是,卢塞纳后来打破了这个原则并且把三步和四步混合在了一起。直到这本书的中间他才回到起初的模式:在老式和新式的三步之后是老式和新式的四步,然后是老式和新式的五步,以此类推。这个模式一直保持到书的结尾,虽然中间有几个例外。

所有这些事实都显示卢塞纳使用的资料不止一个。还有,有些人觉得这些资料的其中一个来源,也是最大的一个,基本上就是他的书的基础。这个任务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困难: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两个很明显的问题。我从八步中挪出了两个三步,从五步中挪出了两个四步。在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三步和四步这两个组是完全混乱的,这些就是老式国际象棋的问题。

在考虑很久之后,我觉得这些都得挪出来,因为它们跟第一个安排没有任何关系。再此之后,我把剩下的问题算了一下。他们一共有96个!你应该还记得威森塔的书里包含100个,而100和96之间并没有差多少。因此,我得出了第一个清晰的结论:卢塞纳的主要资源由九十六个问题组成。但是,更多的证据需要显示这些资源来自威森塔那本丢失的书。

然后我开始转向第三本献给现代国际象棋的书,达米亚诺。我不得不同意历史学家所声称的达米亚诺书中72个问题中的70个问题都出自于卢塞纳的书。

虽然达米亚诺对卢塞纳的问题作了一些改变,例如增加了或减少了一些兵和子,在绝大多数案例中他的解答比他的前辈都要短一些。但这并没有改变主要结论:在达米亚诺预备写书的时候,他处理了卢塞纳的一些问题。

首先,我也认为达米亚诺使用卢塞纳的问题差不多有一半左右,但然后我也开始对这个结论的正确性产生疑问。卢塞纳的书被视为藏品。两个副本被保存在埃斯科里亚尔建筑群和西班牙皇家图书馆,第三本副本在里约热内卢,是作为葡萄牙国王四世乔澳图书馆的一部分运过去的,他在拿破仑的攻击下带着他的国家一起逃到了巴西。在人们的印象中只有国王级别的人会拥有这本书的副本。那么一个奥德姆拉的穷郎中是如何得到的呢?

另一个问题也出来了:如果达米亚诺有幸得到了卢塞纳的书,为什么他从中只选了七十个问题,而不是把所有七十二个都选进去?理论上而言,对于这两个问题他本可以是原作者,但这个想法也不成立:这两个问题中的其中一个是个著名的老式国际象棋的问题。

甚至在十九世纪,莫雷就对达米亚诺是否使用了卢塞纳的书表示了怀疑。他宣称达米亚诺和卢塞纳都使用了同样的资源来选取他们的问题。但是,莫雷也相信威森塔的书只包含老式国际象棋问题。

 那达米亚诺和卢塞纳使用的共同资源又是什么呢?

在达米亚诺的书之前,有一些关于新式国际象棋的著名手稿。

首先是哥廷根的手稿,里面包含三十个新式国际象棋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在卢塞纳的书中出现过,并且连顺序都一样。剩下的手稿都包括极少数并且不太重要的卢塞纳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把达米亚诺的问题跟我从卢塞纳的书中选出的96个问题作比较是符合逻辑的。结果是轰动的—达米亚诺的70个问题都包括在这个数字中。

因此人们可以作出结论这九十六个问题都是从更早期的选集中选取的,达米亚诺和卢塞纳都曾用过这本选集,并且也是莫雷怀疑所存在过的一本书。在我的研究中,又有一个想法出现了:那些出现在达米亚诺书中却没有出现在卢塞纳书中的问题,也可能是从这本选集中选取的。

那么,正如我们之前设想的一样,卢塞纳一书的核心由96个问题构成,而且其中主要都是新式国际象棋问题。它们都属于同一个类别,并且也无需置疑,他们的出处也是一个。他们的数字包括达米亚诺问题中的绝大部分。

我并不怀疑达米亚诺和卢塞纳是从威森塔的选集中选取他们的问题的。如果有人认为达米亚诺书中两个多出来的问题也是从这个选集中选出来的,但却没有出现在卢塞纳书中的话,这就是数字变成了96+2=98。

威森塔丢失的选集中包含100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找到98个了!在数字上这样的巧合不应该是一个巧合,也就是说这98个问题属于威森塔!

这里是这些问题的列表:

 

杀王的步数

新任务

老任务

总数

两步

10

6

16

三步

13

3

16

四步

13

3

16

五步

11

5

16

六步

17

1

18

七步

6

1

7

八步

4

1

5

九步

3

-

3

十步

1

-

1

(译者注:第一栏是问题的长度;第二栏是新式问题的数目;第三栏是老式问题的数目;第四栏是总数。)

前四组的问题总数都是16个,这并不是偶然。这其实正是作者的意思。

最后:我解释一下老式问题,就是那些在现代国际象棋规定下无法解决的问题。

现在,卡尔沃声称德国出版商曾参与过威森塔和达米亚诺的书的出版。从参考文献中我们知道威森塔的书是由鲁普的罗卡-雅列曼妮和皮尔-特里恩赛特印刷的,卢塞纳的书是由鲁普-珊茨和哈茨印刷的。还有,我研究使用的卢塞纳的书籍版本和原版是不一样的。这是由荷兰历史学家奥-蒙泰博士跟我指出来的,所以我的结论也需要作一些更正。

但是主要结论还是一样:卢塞纳所使用的全部是威森塔的问题。我写的年关于威森塔和卢塞纳的文章于1993年在《国际象棋杂志》上发表之后,西班牙历史学家皮尔兹-阿里阿加不同意我的结论。他指出如果我们无法确认卢塞纳的新问题的话,这就意味着这些问题都是他自己的原创。

然而,英国历史学家肯-万尔德支持我的结论(国际象棋全书的作者之一,以及国际象棋丛书联合会的创办人之一)。他给我的信中说到:“我越是深入研究卢塞纳,我越是确信他书中没有一个问题是他自己原创的。在把这些资料整理起来的过程中我担任了一个极具价值的角色,但是人们常常都被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个观点先入为主了。”

下一步就是解决威森塔出人意料的在意大利成书的秘密。在1995年,历史学家弗兰克-普拉特希在瑟西娜的马拉特斯相斯基图书馆里找到了一份不为人知的手稿,其中包含了357个问题。这是本被称为《帕提提(残局)》的百科全书。后来发现这本书包含了卢塞纳书中的所有问题,因此达米亚诺中的问题也都被包含在内。这就意味着威森塔的所有问题也应该出现在其中。

1999年在《意大利的国际象棋》杂志中,历史学家亚历山德罗-桑维多发表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卢克利西亚-博尔吉亚的西班牙国际象棋老师》(博尔吉亚是西班牙的贵族,十五世纪以及十六世纪初期在意大利的命运上扮演了重要角色。最著名的就是罗德里戈,他是亚历山大四世的父亲,他的儿子该赛和女儿卢克利西亚被很多艺术品,书籍和电影刻画成绝世美女的形象)。众所周知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女儿会下国际象棋,但卢克利西亚有过国际象棋老师这却不为人所知。这位老师是西班牙人,名叫弗朗西斯科,是跟随她到意大利的。桑维多认为这个弗朗西斯科就是弗朗西斯科-威森塔,也是他在瑟西娜所发现的手稿的作者!

这个消息受到西班牙历史学家们的热烈追捧。其中一位历史学家乔斯-阿-加康发表了一本500页的巨著《弗朗西斯科-威森塔的回归》(于2005年在巴伦西亚出版)。在书中,他总结了众多研究人员的工作,最后得出结论范德-拉撒是正确的:新式国际象棋的家乡就是西班牙的巴伦西亚。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

选自《弗朗西斯科-威森塔的回归》(2006-十五世纪的作者手稿摘录

但是,我却不同意瑟西娜的手稿写于16世纪初这个说法。总之,举个例子,人们可以看到著名的残局局面,就是在同一侧三个过路兵联合起来对抗另外三个。这个问题直到十九问题才得到正确的解决,对比十六世纪解决方法,这个解决方法所表现出来的分析标准要高出很多。但这已经成为了未来研究者的一个问题。

(文:尤里-阿维尔巴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