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对局之谜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文:尤里-阿维尔巴克

美女养眼,贤妇悦心;

前者只是美丽的饰品

后者才是真正的财富。

拿破仑一世

 

序言

1953年在我们向新世界进发的路上,苏联队第一次在巴黎被迫停住了脚步,由于签证晚发,我们不得不在法国首都停留一周。

在夏季的巴黎停留了一周!林荫大道和爱丽舍宫花园中可爱的巴黎人,巴黎圣母院拥挤的游客,巴黎赌场,卢浮宫里的维纳斯雕塑,贝拉大驾公墓的庄严肃穆。每个人都在这座魅力之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物。

在巴黎的众多景点中,对每个棋手来说都有一个特别钟情的地方。

“世界莫过于巴黎,而巴黎莫过于摄政酒店咖啡馆,在这里可以见到世界顶尖的国际象棋棋手”,丹尼斯-狄德罗特在18世纪下半叶这样写道。

那时可能会见到当下的国际象棋之王:卡姆尔-德-乐高先生和弗兰克伊斯-安德雷-达尼肯-腓力道尔,而且还有后来19世纪的皮埃尔-查尔斯-福尼尔-德-圣-阿曼特。

19世纪下半叶,它的古墙见证了莫菲,安德森,斯坦尼茨,拉斯克以及后来的卡帕布兰卡和阿廖欣。

但常来这间咖啡馆的不止是国际象棋象棋大师,这也是让-雅克-罗塞奥,伏尔泰,达拉姆伯,狄特罗等伟大思想家聚集的地方。“让-雅克-罗奥赛每天都会去摄政酒店咖啡馆下跳棋。他吸引了很多人驻足围观,以至于警察们不得不守在咖啡馆前。现在人们为了纪念他,都去那里喝咖啡。而他之前坐过的凳子现在被当做珍贵文物保护了起来。”卡拉姆辛在他的《俄罗斯游记》中这样写道(1790年5月)。

我们不应该直接草草的下结论说俄罗斯作者把国际象棋和跳棋弄混了。在18世纪,当时的棋盘被称为跳棋棋盘,而在其上所下的自然也就是跳棋游戏了。

当然,当时我们觉得去探访摄政酒店咖啡厅也是我们的义务,所以有一天我们一队人就一起去了,包括世界冠军和后来的两位世界冠军(很明显这是我们当时不知道的)。当时带我们去的是萨洛-弗洛赫,他在战前多次去过巴黎而且非常熟悉这座城市。

在卢浮宫不远处,我们沿着洛谢利大街散步,穿过了贝尔皇家广场,然后看到了一座小房子,上面写着“摄政酒店咖啡馆”。

咖啡厅跟周边的建筑物也差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历史:有两个人和四个人的桌子,白色的桌布,最普通的餐具,玻璃杯,盐罐,等等。墙上还挂着镜子。

而且没有国际象棋棋盘!

唉,在这间咖啡厅里已经没有人下棋了。我们甚至提出需要棋盘和一副棋子,却遭到了服务生的拒绝。

- 弗洛赫说:“战前这里还有拿破仑象棋,我记得见过它。”

- 服务生说“拿破仑的棋,在这儿!”

确实,在柜角立着一个单独的小桌,上面盖着玻璃盒子。我们靠近之后,看到在玻璃下面放着一个特殊雕刻的古老、破旧的棋盘,还有棋子放在原来的位置。兵手里拿着剑,象手里拿着拔出来的刀。

- “就是它了,一副棋!”弗洛赫喊道。“波拿巴亲自把这些子带到战争中。

.. 之后,就是很多拿破仑参与的战争,我想起了这些雕塑。我想去寻找拿破仑生命中的国际象棋元素。历史上这位伟大的军事家是如何下棋的,他一生经历过的战争比亚历山大大帝,朱利叶斯-凯撒以及亚历山大-苏沃洛夫加在一起还要多。

第三爱好

令人怀疑的是,波拿巴是否真的用摄政酒店咖啡厅里的那些棋子下过棋。最好的猜测是,这些棋子只被那些法兰西帝国未来的统治者们使用过。这就是原因。

从1794到1795,拿破仑在巴黎,25岁的时候已经得到了胜利,荣耀的将军跟他的上级发生了冲突,并且被停职了。他几乎每天都泡在“摄政咖啡馆”看棋或自己下棋,以此来打发时间。那么当时咖啡厅的老板又是如何能预见这个穿着灰色破旧大衣的年轻人今后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军事领袖,欧洲君主们的威胁的呢?

“波拿巴是谁?他在哪儿服役?没有人知道”,这些是年轻的朱诺特副官在波拿巴将军请他做副手的时候说的不太奉承的言语。

那时的摄政咖啡厅摆着很多棋具。

…从很多基础研究,上千本书以及数不尽的回忆录中,图书馆工作人员数出了将近200万本关于拿破仑的著作。几乎所有与他有关系的人都觉得要把这些内容传下去。不幸的是可靠消息,这些回忆录中夹杂了太多的奇闻异事,通常都无法分辨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虚构的。这也是对波拿巴个人生活,他自由时间的娱乐生活的写照。

拿破仑和麦特尔尼奇。 保罗-韦伯画于1967

只有认真比较回忆录中的不同才能发现一点真相,也就是国际象棋界能公认的。如果这个伟人的最大爱好是名誉和权力的话,那么拿破仑不多的空余时间就给了他的第三爱好-国际象棋。

不论在哪里他一直都在下棋-年轻的时候在军校里,后来在皇宫里,也在海船上,交战时露营的营地里。不论命运把他带到哪里,他都带着棋具:埃及,俄罗斯,波兰,厄尔巴岛,还有最终在二十多年后他遗体安放的地方-圣海伦娜岛。

拿破仑下的很快,不是特别集中,完全放任其他天马行空的思想。当他的对手花很长时间思考的时候,他会生气并且显示出他的不耐烦。

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命运的捉弄,就算在国象世界里也是一样。拿破仑的特西嘉性格并不属于此范围。当他输的时候,他会生气并且不会掩饰他的不满。但我们能想到的是,他身边的人知道伟大领袖的这个弱点并且会尽量少的去惹他发怒。而拿破仑也非常善解人意。

-有次他问:“怎么可能呢?我经常输给那些输给我手下败将的人。这是个悖论,不是吗?”然后他会微笑着旋转眼珠,让别人明白他并没有被朋友的诡计唬住。

关于拿破仑和国际象棋有各种版本的故事,可信度也不同。我不能保证以下描述的真实性,但这却很有意思因为是由那个时代的法国棋手拉伯多奈斯讲述的。

 “有次国王在跟马歇尔-贝蒂下棋的时候,有人报告说波斯大使到访。拿破仑专注于棋局的时候是不可能被拉走的。比赛仍在继续,国王也传大使晋见,而且在开场白之后问了他一些关于土耳其,波斯,穆罕穆德,可兰经,中东女子,军事演练等等的问题。

开始大使很生气,但后来就像老外交家一样安静下来回答问题。他极力夸奖他的国家,尤其赞赏伊斯法罕的骑兵是全世界最好的骑士。拿破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开始跟他争论这个问题,但大使并不退缩。

-他宣称:“在欧洲你们有一流的战士,但马却是波斯的!”

听到译文后,波拿马笑着对翻译说:

- 告诉他明天我会向他展示真正的骑兵!

大使借故离开了,但比赛还在继续。

在思考棋路的同时,国王也偶尔的吩咐一些命令。吩咐给杜叶里宫各个地方的人,骑兵都聚集在巴黎。就像棋盘上的马一样,国王把他们都握在手心。

第二天,在拿破仑和大使面前四万名骑士鱼贯而出。

他们从巴黎启程远征,直到莫斯科。”

拿破仑的将军们也都擅长国际象棋。像贝尔蒂埃一样,穆拉特和财务巴萨诺也都是拿破仑的老对手。

“国王的开局下的很糟糕”,在他最后的回忆录中写道。“他通常会在开局丢子丢兵。渐渐的,他的对手们也不能总是做到这点了。他到了中局才开始发挥。有力的冲突会让他感到兴奋。他能预见3-4步棋,并且能下出聪明且精彩的组合。”

“在圣-海伦娜,他每天都会下棋,国际象棋给这位伟大的囚犯和流放人员带来了很多幸福、轻松的时刻。”

很难不去相信财务巴萨诺的话。他陪着国王去流放。而且,他的话也得到了其他人的印证。拉丝卡斯在《对圣-海琳娜的回忆》中写道:“在晚饭前,国王会下几盘棋。”

这里有一个对马尔科姆女士日记的摘录,她曾跟丈夫马尔科姆上将一起去探望过圣-海琳娜的国王:

“波拿巴转向女士问她是否会下棋”。

-她回答:“是的”。

然后他就吩咐人把棋盘和棋子拿出来。他走的很快,并且一直在跟上将交谈。有时候他会走错,有时他会走坏招,而旁边观看的人会向他指出他的错误。马尔科姆女士赢了。他笑了并且要求再下一盘。像之前一样,他让她先走。这次波拿巴下得更加专注,最后赢了。”

这些有关拿破仑下棋的摘录显示了他并不是个很好的棋手,而且并不比他的对手强很多。

只有看到他的一些棋才能准确评论他的水平。如果他下的很棒而且下过那么多盘的话,肯定不可能在那么多有关他的信息中找不到一盘他下棋的记录。

不幸的是,看起来好像在拿破仑的圈子中,没有人熟悉国际象棋符号,所以没有人把伟大领袖的棋谱和分数记录保存下来。看起来拿破仑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只是把这些比赛看作放松的方式,而没有看的那么重要。

即使这样,在国际象棋书籍和杂志中还是有三盘棋被认为是拿破仑下的。这三盘棋是在他生命中的不同阶段下的:分别在1804年(第一次统领时期,共和国首领),1809年(魏格纳战争之前)和1820年(他在圣-海琳娜去世的那年)。

重大比赛

拿破仑去世25年左右的时候,在法国世界第一本国际象棋杂志法帕拉梅德中,出现了一些轰动世界的内容:“拿破仑下的一盘棋。”

我们会完整再呈现给大家看,只是加上一些介绍性文字。

1804年初,秘密警察通知第一执政将会有生命威胁。威胁的阴谋直至伦敦的保皇党。他们的目的是复辟波旁政府。警察抓住了罪犯,但拿破仑并不满意。

-他宣称:“波旁政府不要认为我没办法让他们罪有应得!”

而塔里兰又火上浇油:

-波旁政府很明显是觉得你的血统没有他们的纯正。”

这惹得拿破仑狂怒。他决定要反击。而且按照他通常的习惯,他开始实施了。他组织一些人开了个小会,其中包括福切尔和塔里兰。

这次会议决定逮捕并指控其中一个波旁领袖,康德王子的长子财务安吉斯基。

当时财务在国外,在巴登的埃坦西姆城住。他跟整个阴谋看起来并没有联系,但拿破仑却没有打消念头。行动一定要实施,给波旁政府一点教训。

三月中旬,一队法国骑兵打散宪兵进入了巴登的埃塔西姆抓走了公爵并把他带回法国。三月二十日公爵被带到巴黎并关入万塞纳城堡。同一天晚上,他出现在军事法庭前。公爵被指控他当时对抗祖国,而且收了敌人的钱。

在军事法庭进行的时候,拿破仑待在他马梅森的城堡内。

现在是帕拉梅德的话:

 “1804年3月20日在马梅森听到了消息。财务安吉斯基刚到万希尼,军事法庭就已经判他死罪了。”

梯也尔在他的系列丛书《领事和国王的历史》中这样写道:

 “首相想在马尔梅森找一个孤僻安静的避难所。他的周围是秘书约瑟芬以及一些人。为了试着在慌乱中冷静下来,他坐到桌前开始跟他身边最出名的女士下棋。同样的,得知公爵被带到巴黎后,想想那决定性的一天可能发生的后果都让她害怕的发抖。她不敢看首相极其激动的眼睛,而且小声念着一些复仇的诗,先是高乃依的,然后是伏尔泰的。这并不会带来血腥的讽刺,而只是不值得和毫无用处。但这个坚强的人当时非常愤怒,而且不止一次想到曾经伟大且尊贵的落魄和毫无武装的军队。女士当时以为公爵得救了,于是很开心。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发生。”

 “这是马德梅-拉姆塞特的故事。她把这些放入了她的回忆录中,至今都还只是手稿。梯也尔说这些读起来很温暖,也很有趣。梯也尔所写历史的局限让他没有提到国际象棋。我们相信这是我们的事儿,所以就把所有发现的细节都写了出来。

下面是当时下的棋谱。拿破仑肯定还忙于其他事情,但大家可以分析出他的下棋风格。他可能按照他的惯例下得十分机械化,这对我们来说更像意大利学院派而不是菲力多”。

Dе Remusat – Bonaparte

1. d3. 女人的开局,扎实又谨慎。                                                                               

1. … Кf6. 对白棋第一步的回应并不比任何人差。

2. e4 Kc6 3. f4 e5 4. fe K:e5 5. K c3. 非常弱的一步,允许黑棋避免任何危险,跟他所选的开局联系在一起。

5. ... Kfg4 6. d4. Фh4+ 7.g3 Фf6. 策略就是计算和狡猾的意义。

8. Кh3.  白方不应该走这个马。本可以拒绝黑棋8. Фе2. 的攻击,这样的话两个黑子都会受袭,白方就会赢。

 

8 ... Кf3+. 但现在是黑棋要赢。

9. Кре2 К:d4+ 10. Kpd3 Ke5+. 继续压倒性的攻击。

11. Кр:d4 Cc5+.

现在局面只能顺势发展了。决定要弃象。

拿破仑坐在桌前,用左胳膊撑着头。他动了象并且小声念着这首诗:

 

不,这将意味着背叛。

原谅能让你进攻。

领袖的死,另一个-地牢。

然后我才能活。

但总是会有代价。

我已经厌倦血腥了,而且没有停止的权力。

我本想渗透恐怖,但却激起了怒气。

.............

我到底想要

流多少血

只是仇恨在驱使

休息的时候,我活不下去。

 

想想更重要的事情,Mme de Reiusa陷入了沉思中。首相问到:

-这是不是因为你有难处?

比赛继续。

12. Кр:с5. 必要的捕获。白方逃过了单杀王,但结果却是被双杀。

12. ... Фb6+ 13. Kpd5.

 

在天上,我是否注定要

看到另一个叛徒?

让恶石称自己为火中的地狱。

我控制自己,而世界抓住了我。

我紧紧抓住权力,在未来会出现

我胜利的那一天。我有骄傲的资本。

 

说完这些话后,他走了13. ... Фd6x, 并且加上了:

-杀王。明天我会给你报仇的机会,但我们现在必须讨论其他事情了。

其他人的脸上都显露出悲伤和担心。没有人说话,都保持安静。只有首相在房间里溜达,并且大声读伏尔泰的美妙诗歌:

 

在把我们带入绝境的困难中,我紧紧抓住神的手,

在旷野绝望的把灵魂交给

惩罚我们又大大饶恕我们的神。

 

黎明时分,安吉斯基公爵被枪决了。约瑟芬发现后痛苦,马德梅-德-拉姆塞特从没有报仇。

伟大将军在那样决定性的一天所下的棋!这已经足以让人兴奋了。这盘棋谱在全世界都重印过。棋迷们非常羡慕这最美的结局。所有人都因为拿破仑的名字而兴奋,却没有人质疑这盘棋的真实性。但这盘棋确实有很多需要认真考虑的疑点。

这个浪漫故事的作者是谁?他选择了匿名,但为什么呢?

对棋谱简练和精确的点评证明了作者是个国际象棋高手。从1841年到1847年《帕拉梅德》杂志是由当时最伟大的大师皮埃尔-查尔斯-福尼尔编辑的。公认的是杂志中所有没有署名的评论和笔记都是他写的。如果圣-阿曼特是这篇原创文字的作者的话,他自己为什么没有公开说明呢?为什么对分数的评价是从下棋的时候来的?

可能是马德梅-拉姆塞特在回忆录中提供给他的?很难相信:在那决定性的一天,她没有时间下棋。(作者评论:我后来发现了马德梅-拉姆塞特回忆录的副本,但没有比赛记录)。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这盘棋完全引用了巴萨诺公爵记录的拿破仑的棋谱,这我们之前也提到了。拿破仑开局下的很糟,但当冲突开始之后,他想出了妙招并且下出了四步的组合。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在帕拉梅德公布的棋谱中,拿破仑实际上是执白,但棋却是黑子先走。很明显,拿破仑勇敢的把第一步让给了他的对手。

关于棋子的颜色的混乱最近导致对这盘棋出现了另一个版本的描述,在其中拿破仑执白。

1.Кс3 е5 2. Кf3 d6 3. e4 f5 4. h3 fe 5. K:e4 Kc6 6. Kfg5 d5 7. Фh5+ g6 8. Фf3 Kh6 9. Kf6+ etc..

很有可能不太细心的记者在《帕拉梅德》中读到这个棋谱之后,按照记忆又写了一遍。他记得最终组合以及拿破仑所执子的颜色。为了让事情合理,他不得不通过给白棋加上没有意义的一步来“扭曲”事实。

真相在哪里呢?

无独有偶。1862年在英国出现了肯尼迪上尉的有把握的回忆录。其中有一份棋谱显示拿破仑赢了1820年在圣海琳娜对波特兰将军的比赛。

波拿巴-波特兰

1. e4 e5 2. Kf3 Kc6 3. d4 K:d4 4. K:d4 ed 5. Cc4 Cc5 6. c3 Фe7 7. 0-0 Фe5 8. f4.

8. ... dc+ 9. Kph1 cb 10. C:f7+ Kpd8 11. fe baФ 12. C:g8 Ce7 13. Фb3 a5.

14. Лf8+! C:f8 15. Cg5+ Ce7 16. C:e7+ Кр:e7 17. Фf7+ Kpd8 18. Фf8X.

波特兰将军无法验证这盘棋的准确性,因为他于1824年去世了。在他的《圣-海琳娜的回忆》中没有提到国际象棋棋谱。

虽然像莫里这样的认真的研究者认为这盘比赛是虚构的,但它仍出现在了杂志和书籍中。

当有人真的按照那个棋谱复盘的时候,他可以很清楚地发现执白的是高手。你可以自己试一下,来看看8.f4是多么精确。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大师的手。在黑方接受弃车之后,他的局面变得绝望了。当然,他还可以更顽强的抵抗,但这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白方下出了高水平的开局-苏格兰防御。这个名字是在18世纪20年代末对爱丁堡和伦敦的比赛总结之后才出现的,在拿破仑去世之后。对苏格兰防御的研究晚点才出现,在四、五十年代。从那之后它才成为一个流行开局。

如果我们接受这盘棋确实是拿破仑下的这个事实,那么首先他是开局理论研究的先行者,而苏格兰防御应该改称为拿破仑防御,其次,必须要认识到在圣-海琳娜岛上,波拿巴的棋艺增长了不少,而这对很多评论者来说都还是富有争议的。

所以,并不是所有关于这个大君王的棋谱都是假的?确实,我不这样认为。

在1809年,在瓦格拉姆运动中拿破仑俘获了维也纳,并且把根据地设在了奥地利君王们的住所,郊外的美泉宫城堡。当时有个叫约拿-梅尔茨的技工在朝廷服役,他是著名国际象棋机器的主人。他从这个机器的发明者沃夫干-坎普伦那里买了过来。

拿破仑想要看看机器,并且在众人下一盘。机器的秘密很简单。盒子里面是棋盘,在前面坐着一个真人大小的土耳其打扮的假人,里面藏着一个操作聪明的机器的人。大家都知道,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高手都在机器里下过。所以当时跟拿破仑下的是当时最厉害的大师约翰-奥加尔。

他当时比拿破仑强太多了,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

波拿巴-“机器”

1. e4 e5 2. Фf3 Kc6 3. Cc4 Kf6 4. Ke2 Cc5 5. a3 d6 6. 0-0 Cg4 7. Фd3 Kh5 8. h3 C:e2 9. Ф:e2 Kf4 10. Фe1.

白方开局下的很一般,并且局面一直不理想,但他的最后一步是被强取的。10. Фg4 这一步还能抵挡一会儿。

10. ... Кd4. 这是有可能的,但更容易的是10. ... Фg5! 11. Cb3 K:h3+. 这里也是一样,更有决定性的是11. ... Фg5 12. g4 Kf3+ 13. Kph1 Фh4,这里没有对杀王的防备。12. g3 Kf3+ 13. Kph1 Фh5 14. h4 Фg4 也没有帮助,结果都是一样。但可能机器擅长于拖延比赛?

12. Крh2 Фh4 13. g3 Kf3+ 14. Kpg2 K:e1+ 15. Л:e1 Фg4 16. d3 C:f2 17. Лh1 Ф:g3+ 18. Kpf1 Cd4 19.Kpe2 Фg2+ 20. Kpd1 Ф:h1+ 21. Kpd2 Фg2+ 22. Kpe1 Kg1 23. Kc3 C:c3+ 24. bc Фe2X.

有些作者认为这个比赛也是虚构的。但这个故事的意义是什么呢?来揭穿拿破仑是国象高手的荣誉?然而,没有任何一盘比赛能证明他是高手。结论:在引述的三盘棋中,只有最后一盘可能真的是波拿巴下的。

这是不是悖论?

-很有意思!从东边的印度河到西边的安达卢西亚我都能统治,但却无法处理只有两肘长的棋盘上的三十二个棋子。

一千年后,拿破仑也能这样说了。但在棋盘上,他只是个平庸的将军。杰出的军事策略可以帮他战胜十万军兵,但却没办法处理这小小的棋子,雕塑。他的伟大思想在战场上可以激战群雄,但到棋盘上的时候却非常愚钝和无力。

为什么是这样呢?之前我曾为这个悖论找过一个客观原因。首先,在国际象棋里,我们所处理的是非常有限的兵力,并且被吃掉之后是无法复原的。一场军事行动的胜利通常取决于对储备能量的巧妙运用,以及在战争关键时刻的新鲜补充。

跟别人不同,拿破仑总是把年长的守卫放到最后,并且在战争的决定性时刻才使用!

而且,在战争中拿破仑并没有保存任何兵力。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在他发起的战争中,牺牲了一百七十万法国人。这比两次世界大战加起来死的人都要多!

然而,再想远一些,我发现了其他的主观原因。我觉得拿破仑被国际象棋严格的规则牵制住了,他被困在这狭窄的六十四格中了。他的领导才能需要更广阔的天地才能发挥出来。在马伦戈的广阔平原,奥斯特里茨的浩瀚旷野中,他可以完全自由转身,在那里他才觉得自己是世界之主。

然后是小棋盘,以及缩小的玩具士兵。他喜欢玩儿他们,在他的空余时间这是很有意思的。但要认真对待国际象棋去研究的话,是不可能的!

还有,波拿巴的空余时间总是很少。确实,他被流放了。在圣-海琳娜,拿破仑几乎每天都能找到时间下棋。但研究呢?

一个在众多战争的关键时刻存活下来的人,他曾经单枪匹马冲入敌军中,就像国际象棋上的雕像一样,当然是不会屈身研究国际象棋了,不论他对此有多大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