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尔加畅谈“国际象棋教育”,战胜卡斯帕罗夫和女子竞争对手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jilin.zhang

朱迪特-波尔加:畅谈国际象棋教育,战胜卡斯帕罗夫和女子竞争对手

与女子世界排名第一的对话

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早10:40分

源文:Interview at the site  Macleans.ca

朱迪特-波尔加是世界历史上最强的女子国际象棋选手。1976年出生于匈牙利,年仅15岁便获得男子特级大师称号。她获得了与加里-卡斯帕罗夫和阿纳托利-卡尔波夫相近的成就。目前她是唯一一位跻身世界百强的棋手。麦克林斯在伦敦对她进行采访,当时她在参加伦敦经典国际象棋赛。

- 记者: 你紧张吗?

- 小波尔加: 并不紧张,主要是准备得当。

- 那么你如何准备呢?比赛开始之前有什么固定模式吗?

- 我大概9:30-10:00起床,去健身然后吃早餐。接下来对比赛对手进行针对性准备。我会看他的比赛表现,开局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下棋风格,这跟其它行业一样。也有流行的布局和固定形式的布局体系。所以我尽量试着多了解我的对手。

- 你会迷信吗?比赛前你会选择吃同样的早餐吗?

- 不,不会的。但我相信特殊预兆,举个例子,我小的时候,喜欢一直用我的“幸运笔”。

- 通常人们认为你是很有进取心的棋手,有人写道你有一双犀利的眼睛可以看透你的对手。是这样吗?,

- 我五岁开始学棋,是我妈妈教我走子,然后跟我爸爸学习,之后是教练们。我的技术慢慢提高,但同时也牺牲了很多东西。我特别喜欢攻王,于是总是想着杀王,忽略了其他的元素。一开始还非常奏效,我以这样的方法赢了很多棋。但当我达到较高水平的时候,才发现这其实是一种“自我牺牲”。接下来我开始完善自己的风格。总的来说,我仍然是一个进攻性棋手。

- 这个比赛对你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你从80年代初期就开始比赛。现在下棋对你来说还有趣吗?

- 其实比赛一直在改变。特别是最近的20年。早些时候,我需要记笔记来分析比赛。有时候需要15-20公斤重的笔记。我有很多杂志和棋书,而且必须把要记得东西写下来。现在我们有笔记本和电脑数据库。

- 的确是这样,现在比赛对你来说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 以前我们充分运用自己的头脑,都是靠自己解决问题。但最近这15年,我们开始用电脑进行分析。每个专业棋手都有一个引擎作为自己的助手。一个包括六七百万对局的程序,它能够搜索布局,棋手,国家,时限等等。这使得人们对于对手的认知更加便捷。程序的计算也更加强大,而且从不犯错。所以,棋手们可以很容易避免在开局中犯错。如今,棋手们也都显得更加自信,因为他们可以依靠电脑的帮助。程序可以帮助他们创造新的想法。正因如此,比赛已经完全改变了。国际象棋仍然需要创造力,但已经不同了,不过电脑仍需要人类才拥有的创造潜力来开发新想法。

近些年情况变得更加困难。大概有3-5种不同的程序,每一个对局势的评估都不一样。如果你知道某人用哪一种特定的程序,你大概能猜到:“哦,他也许会走那个”。所以电脑文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如果仅仅依靠引擎,你会发现自己陷入一个窘况,比如你开局准备了22步,但到了第23步,你看着棋盘,却并不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

- 你怀念以前的时光吗?通过和爸爸下棋提高棋艺

- 我曾为此挣扎过几年,一直不确定是不是用该过度依赖运用电脑引擎。因为国际象棋中我最钟爱的就是创作,拥有原创的能力和一些不确定性,这对于现金的时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 你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吗?

- 当然.

- 很多文章提到你的童年以及你是如何学棋的。可以告诉我们你是何时开始的吗?

- 我当时5岁。我有两个姐姐,她们都在学棋,我只想像她们一样。

- 之后你的姐姐们成为职业棋手。你们之间也存在竞争吗?

- 事实上我们得到非常特殊的教育模式,在家教育。在1980年代的匈牙利,棋协并不欢迎这种做法。我们遇到很多批评者,这使得我们之间更加亲密。

-在家教育是为了专注下棋吗?

- 是的。事实上在我爸爸遇到我妈妈之前,他就有了这个想法,觉得他的孩子不应该去上学。他想要6个孩子,而且想在某一领域着重培养。但有了三个孩子之后,他觉得足够了,并继续实施他的计划。

- 他为什么会选择国际象棋呢?

- 苏珊,我们的大姐3岁半的时候,已经很会下棋和数学了。我的父母觉得专注一项比较好,于是选择了国际象棋。

- 在加拿大我们常谈到“曲棍球家长”,他们迫切的想要趋势自己的孩子成功。我想“国际象棋父母”的概念是智力方面的。你爸爸驱动你们下棋困难吗?

- 我的父母是很好的老师。他们两个都是老师,所以他们知道如何使孩子们开心,有动力。国际象棋对我来说是个很自然的消遣,所以我可以非常成功。八十年代中期我父母辞掉工作专门负责联系我们训练和比赛的事宜。

- 我曾读到过你们在家教育和训练用的是世界语。

- 是的,我们都学过。但我说的并不好主要因为缺乏练习。但世界语对于我们家庭来说非常有意义。我们当时很穷,通过世界语,我的父母遇到很多新朋友。有一段时间我们参加比赛,世界语委员会给我们提供机会,让我们放松。

-你爸爸相信天才是可以制造的。你同意他的观点吗?

- 事实上,是的。天分并不伤人。

- 你父亲的另一个理论是他的女儿不应该参加女子比赛,所以你从未参加女子世界杯。为什么?

- 成长过程当中,我只知道一种国际象棋。现在人们把专业棋手分为‘男子“和”女子“。我一直喜欢挑战。从1989年开始,我一直是世界女子头号棋手,所以我觉得不需要参加女子比赛。我总觉得这对我来说不够有挑战。

- 很奇怪为什么男女要分开比赛,这本是一项智力运动。

- 这一传统很难被改变。但如果大部分女棋手支持这一改变,为什么不呢?他们同样也可以成为世界冠军,同时参加女子世界冠军赛。

- 你觉得女棋手们更愿意分开比赛,因为这样更容易,是吗?

- 是的。事实上,我并不怪她们。我明白女子竞技水平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级别。这的确和与卡尔森比赛有很大区别。我刚刚在墨西哥和他对弈过。但胜利就是胜利,难道不是吗?我觉得女棋手们都很清楚,如果女子国际象棋被撤销,她们都会瞬间变成国际象棋里的“无名小卒“。

- 你觉得这是生理方面决定的吗?女人在下棋方面的能力较差?

- 不,不是这样的,这与能力无关。这是社会因素。注册的女棋手相对较少。都是小孩子下棋的时候,12岁以下的男孩女孩人数差不多。但在那之后,比率就下降了。

- 你在2002年漂亮的击败了世界上最强的棋手卡斯帕罗夫。他曾很长时间怀疑女棋手,甚至曾经谈到过“女棋手心理的缺陷”会组织她们在棋盘上有更好的感觉。击败他的那一刻你一定感受到了“复仇”的快感。

- (笑) 的确,这样说的不止卡斯帕罗夫一个人.

- 之后他道歉了吗?

- 我觉得有些人从来都不会道歉。但之后他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跟我交谈如同和其他体面的棋手一样。不久之后,我们还曾共事。

-你有两个孩子。这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影响?

- 我依然会下棋,但我有太多其它的事情影响我在高水平赛事中的发挥。我现在是匈牙利国际象棋节的组织者,支持国际象棋进驻学校,我也有自己的教学方法。现在还开始写书…

- 这会影响你的竞技水平吗?

- 是的,这感觉并不好。我依然不能习惯。

- 你的孩子们下棋吗?

- 是的,我女儿6岁了,儿子8岁。

- 他们会成为职业棋手吗?

- 应该不会。但我很愿意让他们下棋,因为我相信下国际象棋对孩子有好处。

 

凯蒂-英格尔哈尔特 采访

图片链接: 1, 2, 3, 4